微信

周村战役趣事:我军一个班俘虏敌一个连
2017-02-01 19:53:17   来源:   评论:0 点击:

 
 周村不是一个村,而是一个在当时就有20万人口的城市。是在清末至民国时期,极为重要的工商业城市。
  在地理上讲,周村距离潍县与济南的距离是相等的,是拱卫济南的重要门户。因此,敌人首先是安排整编第12军驻防,之后又调集整编32师守备周村。可以说,解放了周村,就把山东地区的敌人彻底孤立成几个相距100公里以上的单独据点,涵盖胶济铁路沿线的“一字长蛇阵”就被从脖子上隔断,敌人的防守就彻底由互相支撑的面变成单独的点了。
  在山东兵团进攻周村的作战中,有很多的趣闻,粗略列一下,请大家欣赏、把玩。
  1、主帅不在场
  一九四八年三月九日,国民党山东省主席王耀武下令召开全省军政会议。整编2师师长周庆祥、长山县长陈奉朴、桓台县长柴可清、淄川县长程学通、博山县长梁汝为等都奉命参加。周庆祥在出发前,已得到解放军由胶东西进的情报,向绥靖公署情报处请示:“共军集结,可能有军事行动,军政负责人都去济南开会,是否妥当?”但得到的答复是:“全省召开军政人员大会,是司令长官的决定,不能更改,共军在各地活动情况上级比你们清楚,不要大惊小怪”!可见省里当时对周村战斗毫无思想准备。
  10日上午,军政大会由王耀武亲自主持正在省府礼堂举行,突然接到周村急电,“大批共军由北向南挺进,已迫近桓台”。王耀武听后,失态大骂情报部门饭桶、混蛋;马上中断开会,紧急计议后命令周庆祥师长、程学通县长、梁汝为县长火速赶回驻地督饬所属严加戒备,坚决固守!
  在三月十日下午周庆祥急忙回到周村,立即召开军事紧急会议。
  在3月11日,战斗就迅速打响!
  2、解放军早在战前就进城1个营了
  周庆祥调增援部队,到黄昏时分三十六旅旅部及一Ο七团才赶到周村南门外。与城内接上关系后,在一片混乱中拥进城内接防了周村西城和北城的防务,一面在大街上支锅造饭,一面仓促进入阵地。与此同时,从长山县城退守周村的部队也赶到周村北门,匆匆进入城内与师部工兵营接受了周村东北南永贞门附近的防务。但是,谁都没有想到,就在天黑进城部队混乱之机,一部分化了装的解放军侦察已经部队分别从南门和北门混入周村城内,在民房僻静处潜伏下来,伺机行动,其人数达到了一个营之多!
  3、电话联系只有一次
  战斗开始后,周庆祥与各部队的联系只有一次,之后就完全陷入群龙无首的空前混乱中。原来,提前潜入城内的部队,在听到外面的炮声后,就按照原定的计划,各自行动,把电话线全部剪断了。敌人陷入了全面的混乱!
  4、炮兵团团副提前被俘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两军对垒,侦察先行。1948年2月11日,九纵副参谋长叶超指示九纵侦察营负责侦察敌情。
  刚开始,我侦察分队化装成敌军,到交通要道上设岗,以检查行人车辆为名,捕捉零散敌人。很快,13个有价值的俘虏被我侦察兵捉了回来。
  捉到俘虏最不容易从敌人腹地带出来,侦察班就分成了捕俘架俘组、答话组和火力掩护组等三个组。答话组走在前面,见了敌哨就抢先发问:“你们是哪一部分的?”如果敌人说是某团某营的,答话组就说是师部或旅部,总之都比敌人高一级,吓得敌哨不敢吱声,十几道哨卡顺利过关。
  为了获取更重要的敌情,一日,天刚蒙蒙亮,身着国民党军服、戴着尉官军衔的一小队人马悄没声地出现在周村城南关一户民宅里。
  这是一家暗娼,敌守军一个军官常来过夜,于是我侦察兵仲裁凤化装前来“捉舌头”。仲裁凤这第一次就抓了个敌团副,过哨卡时,仲裁凤掏出匣子枪“咔啦”一声子弹上了膛,左手一把抓住敌团副的手:“你若敢暴露了我们的身份,首先打死你!”敌团副强作镇定,十分配合,敌哨兵恭恭敬敬地行了军礼,我侦察兵大模大样地走出敌城。此团副,是炮兵团的团副,因此,我军在攻城的时候,率先控制了这个炮兵团阵地,战役中,该炮团一炮未发,全部为我军俘获!
  1948年的山东战场,我人民解放军正式进入战略进攻阶段,中央军委和华野总部运筹帷幄,洞察全局,将解放山东的第一枪定在了周村。
  60年前的3月,正是周村的第四次解放也是彻底解放的那场战役,成为了山东解放的第一仗。
  “掏心战术”直取周村城
  1948年初,山东兵团决定先攻占胶济路西段。而能否攻取周村,成为胶济路西段作战的关键。
  两个方案摆在山东兵团作战会议上进行讨论。山东兵团政委谭震林见九纵司令员聂凤智一直不吭声,直接点了将:“老聂,你们有什么意见?”
  聂凤智也不客气:“这两个方案先不谈,是不是还可以搞个第三方案?这次就用‘挖心战术’,钻到敌人肚子里去打,七纵打张店,我们直接打周村,砸烂他们的指挥中枢!”
  话音刚落,一时议论纷纷。前两个方案,各有道理,我军可以背靠根据地,进可攻,退可守,层层剥皮,逐次攻击,梯次推进,是稳中求胜。
  “先从外围打,一层一层朝里啃,可能会拖延战役时机。从战役全局讲,这一仗是解放山东全省作战部署的第一个战役,要鼓舞士气,震慑敌人,就要打出我军的气势来,一定要打得快,打得狠!”聂凤智不愧虎将之名,直陈利弊。
  山东兵团司令员许世友大手一挥,果断地说:“好!就按这个办法打,远道奔袭,直取周村,来它个‘中心突破,四面开花’!”
  侦察兵智勇“捉舌头”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两军对垒,侦察先行。1948年2月11日,九纵副参谋长叶超指示九纵侦察营负责侦察敌情。
  刚开始,我侦察分队化装成敌军,到交通要道上设岗,以检查行人车辆为名,捕捉零散敌人。很快,13个有价值的俘虏被我侦察兵捉了回来。
  捉到俘虏最不容易从敌人腹地带出来,侦察班就分成了捕俘架俘组、答话组和火力掩护组等三个组。答话组走在前面,见了敌哨就抢先发问:“你们是哪一部分的?”如果敌人说是某团某营的,答话组就说是师部或旅部,总之都比敌人高一级,吓得敌哨不敢吱声,十几道哨卡顺利过关。
  为了获取更重要的敌情,一日,天刚蒙蒙亮,身着国民党军服、戴着尉官军衔的一小队人马悄没声地出现在周村城南关一户民宅里。
  这是一家暗娼,敌守军一个军官常来过夜,于是我侦察兵仲裁凤化装前来“捉舌头”。仲裁凤这第一次就抓了个敌团副,过哨卡时,仲裁凤掏出匣子枪“咔啦”一声子弹上了膛,左手一把抓住敌团副的手:“你若敢暴露了我们的身份,首先打死你!”敌团副强作镇定,十分配合,敌哨兵恭恭敬敬地行了军礼,我侦察兵大模大样地走出敌城。
  解放后,著名作家刘知侠据此采写出版了《一支神勇的侦察队》一书,后被改编为电影《侦察兵》,于1974年上映。 解放后,著名作家刘知侠据此采写出版了《一支神勇的侦察队》一书,后被改编为电影《侦察兵》,于1974年上映。
  5、给饭就投降
  据1948年3月30日的《大众日报》报道,周村战斗中,我军指战员在强大火力掩护下及时进行喊话,使得大批守敌自动放下武器投降。
  某连七班将敌军一个连包围在楼房里,在二楼抓到的一个俘虏说:“我们都饿熊了。”七班长就开始喊话:“不要打啦,缴枪下来给你们饭吃!”那个俘虏也跟着喊,敌枪声一下子哑了,守敌跟着一片乱喊:“缴枪啦,缴枪啦,缴枪下去吃饭!”90余名俘虏一下子向我军一个班投降。
  6、守军师长被枪毙
  1948年3月12日18时,我军占领国民党周村守军32师指挥部。敌残余部队负隅顽抗被我军全歼。经过19小时又30分钟激烈战斗,周村守敌1.5万多人几乎全被歼灭或投降我军,仅周庆祥带几名亲随,化装后从城墙下像狗一样钻洞潜逃。1948年7月10日,国民党当局为掩饰其在山东败绩,以“在山东作战不力”罪名在南京判处周庆祥死刑,“绑赴中华门外东炮台刑场执行”。
  7、中心突破,四面开花
  打下周村,胶济路西段之敌果然全局动摇,周围各城镇守敌惶惶不可终日,纷纷弃城逃窜。正如许世友的预期,出现了“中心突破,四面开花”的大好局面。
  我兵团各部乘胜出击势如破竹,横扫胶济路两侧,整个胶济路西段战役,历时12天,痛快淋漓歼敌3.8万余名,连克14座城镇及广大地区。许世友高度评价:“时间短,伤亡少,俘获大”。
  胜利捷报,飞传四方。远离战场的莱芜、蒙阴、沂水诸敌也望风而逃,具有战略意义的沂蒙山区全部恢复!

相关词搜索:

上一篇:如何解决台湾问题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