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

临朐战役之朐山战斗
2015-12-19 23:06:41   来源:   评论:0 点击:

 
                                                                                           伯 玉
   南麻战役失利后,华东野战军四个步兵纵队、一个特纵、二个地方军区部队、十多万大军挥师扑向临朐,因为整八师六个团在师长李弥率领下,占领临朐,卡住我军退路,使我军如芒刺在背,必欲除之。于是华野大军与整八师六个团展开了大决战——临朐战役。
  本来打算写这个大决战,但是由于篇幅太大,内容太多,一篇文章难以涵盖,还是写某个局部战斗更为妥当,于是转而写临朐战役之朐山战斗。
  为什么要写这个小战斗?因为这个小战斗胜负决定了临朐战役胜负,有决定性意义。这个小战斗反映了真实的战争,真实的人性,它既没有口号,也没有反映什么特 殊材料,反映的只是普普通通的战斗,也是真实的战斗。反映了有血有肉的战士,有勇敢、有怯懦、有流血牺牲、有屈膝投降,有生的渴望,有死的恐惧。人的本性 不受政治宣传的影响和制约。
  南麻战斗最激烈时,李弥率整八师六个团占领临朐,切断华野后退通道。其主力进驻临朐。103旅308团第3营在营长张德崇率领下进驻城外制高点——朐山。
  虽然朐山只派一个营守,但地位极其重要,这座山是整个临朐制高点,与县城隔弥河相望,朐山在弥河南岸、县城在河北岸,中间只一河之隔,整个县城都在朐山完 全控制之下。在朐山上用步枪可以射击城内任何目标,如用机枪封锁城区,把炮再运上山,临朐城就无法再守,朐山还能与县城互为犄角,互相支援,因为朐山决定 了临朐的命运,所以成了双方势在必争的焦点。李弥特别重视朐山守卫,为了能使自己能够直接观察朐山战斗,于26日上午把指挥所从北街福音堂搬到东西城墙边 的一栋独立房屋里,命令工兵在城墙上挖了一个隐蔽的观测所,观察朐山战斗情况,师榴弹炮阵地就在指挥所门外支援朐山战斗。
  华野进攻临朐战斗命令中,以七纵十九师进攻朐山,二十师南麻战役伤亡过大,作进攻预备队,二十一师参加南线阻援。
  七纵十九师师长熊应堂(顺便说一句,就是WEN GE中大名鼎鼎奸淫百余名女青年的两个花花太岁的父亲)认为守军一个营,一个师去打岂不是手到擒来,稳拿一功,于是派19师56团配属师山炮营为主攻,进攻朐山。55、57团为预备队。
  计划于7月25日晚12点发起总攻,由副师长张铚秀亲自指挥,56团团长李德安押阵,于26日1时发起攻击,经炮火猛烈轰击准备,56团以1、3两个营并 列进攻朐山,进攻队形成一字横队猛冲,在一个狭小地段里,投入如此大的兵力,根本无法展开,守军早有准备,子母堡交叉火力密集射击,打靶一般,进攻部队遭 猛烈杀伤,成排成片倒下。反复攻击多次,攻到4时,才攻到山腹。山腹地带守军修筑了大量子母堡,火力更加密集,部队更难前进,遂组织爆破,爆破员出击不久 就被击中,56团不得不停在山腰,可是指挥员不想办法,不动脑子,只等上级下命令就再冲。上级一下命令,一催,他们没有其他办法,就以密集队形猛冲,招致 更大伤亡,56团虽然伤亡重大,但攻势十分猛烈,每隔三十分钟发动一次进攻,足足发动八次进攻。结果只是在山坡上留下无数尸体,东倒西歪躺了一地,血流成 河,惨不忍睹。
  由于战斗残酷,各级指战员怯战厌战,没有体现特殊材料作用,出现了很多问题。战斗打到凌晨5时,天快亮了,1营2连长叶炳皇目睹同伴死伤之惨,心理上无法 承受,求生欲望战胜了组织纪律。当看到1连1个班向左靠,借口说:“1连撤了!”率2连擅自撤退,2连撤后露出一个大空档,侧翼窦家洼守军166旅一个团 借机从空档里迂回进攻56团进攻部队,增援山上守军。2连长叶炳皇率部撤到团部后,受到营团领导批评,又率部返回 ,但是这个胆小鬼吓得不敢从原路走,绕道往回走。窦家洼166旅的迂回部队得以从这个空挡插进,从侧后猛击1营1连,1连于突围中几乎全部损失。打完1连 后,又掉头打2连。3连残部见敌反击,吓得往山下跑,整个1营垮掉。剩下3营两个连被包围在半山,进退维谷。在56团发起进攻后,临朐城内炮火积极开火, 作超越射击,隔断攻方后继部队。
  山腹战斗激烈,分明是援兵到了,大好机会不容错过,山上守军营长张德崇见状,大吼一声;“跟我来,反击”说完带头冲下山坡,士兵们勇气十足跟着营长猛冲, 猛攻被隔断在半山的3营7、8两连,7、8两连连排干|||部大多被打死,总共死伤100多人。活着的只剩下100多人,张德崇率部包围了3营后,率领士兵大 喊;“投降,缴枪不杀。”在求生欲望支配下,战士纷纷动摇,要求投降,两个连剩下近100多人在7连2排长带领下集体缴枪投降,全部损失。7连指导员一看 苗头不好,众怒难犯,吓得一个人偷偷地跑下山来逃命。
  56团长李德安将团部设到朗家洼,无法了解山上情况,无法指挥。副团长何继生去师部报告情况,山上没有一个团级干|||部指挥,等到觉得情况危急,再调预备队2营,2营离战场很远,赶到战场已经晚了,造成重大失败。1、3营基本垮了,无力再攻。
  两军相遇勇者胜,308团3营反击非常勇猛,出乎我军意料,在反击中营长张德崇非常勇敢,身先士卒,端着冲锋枪猛冲猛打,冲在最前面,最后受了重伤,只能由副营长贺斌三继任指挥。
  窦家洼守军166旅2个团由于城内吃紧,于26日上午7点全部撤回城内参加防守,朐山守军完全孤立。
  56团进攻失利,两个营垮了,被俘虏了100多人,师长熊应堂大怒,命令55团接替再进攻,56团2营助攻配合。
  26日晚55团接替56团再次对朐山发起进攻,以56团剩余的2营占领窦家洼,保障侧翼安全。师山炮营火力掩护,以山炮猛烈轰击掩护步兵接近山头。为了确保攻击成功,师长熊应堂、副师长张铚秀亲自到前线55团指挥部督战,希望一举成功。
  两个师长刚到55团指挥部,即被8师炮兵发现,几门山炮同时向团部位置轰击。搞出一场险情,使得两师长不得不立刻转移。守军方面经过几天战斗,处境也很困 难,弹药快要打光,粮弹两缺,如没有粮弹补充,形势危急,光有精神意志不能解决根本物质问题,山上守军不停地向李弥呼叫,要粮弹补充。 当时连日大雨,猕河水位暴涨,运输粮弹有困难。解放军又封锁了猕河南岸,为了解决这个根本问题,使朐山守军能坚持下去,李弥这个老行伍想出一个绝妙的点 子,他亲自指示103旅把汽车轮胎拆下来,找来筏子,用绞盘汽车的钢绳系住给朐山运送粮弹。惟恐103旅执行不力,又派了一个谍报组长监视103旅执行。 这样从根本上解决了朐山守军粮弹补充。
  为了确保朐山,李弥又采取了几个对策:
  1. 将失守另一高地栗山的309团营长周兴枪毙,以警效尤,杀鸡给猴看。
  2. 于27日写一手令,交师部侦察员横渡猕河,亲自交给朐山守军3营,严令死守。命令如下:“朐山据点之得失,关系本军全局,务望激励所属,发扬本军光荣历史,全力把守死守。……”
  山上守军得到充足的粮弹补充后,军心稳定,顽强抵抗。26日晚19师以55团为主再次发起猛攻,战斗一直持续了27日整天。解放军冒着大雨,全线发起进 攻,这次在师长、团长亲自指挥和组织下,炮火组织的非常严密,山炮轰击完,轻、重机枪一齐开火,将朐山罩在火网之中。解放军每次发起冲击前,首先发射一种 声音尖而脆的指挥枪,守军因此抓住了解放军分波冲击的规律,当每一波冲击沉寂,官兵就停止射击,进入工事休息或修补工事。一听到这种指挥枪声,马上投入战 斗,由于守军摸透19师进攻规律,这样战斗虽然时断时续的持续了27日的一天一夜,但除了死伤遍野外,没有进展。
  19师是个战斗力较差的部队,皖南事变后重新组建,原来一直打阻击,不善于进攻,不善于组织火力,战术陈旧。发现子母堡封锁住进攻道路,即组织爆破,爆破 员被打死后,即未再研究想办法,消极的原地等待。等到上面猛催,下总攻命令,部队即用人海战术、密集队形,向上猛冲,结果被守军割稻草一般一片一片扫倒, 遭到严重杀伤,55团和56团2营人员发起多次进攻,人员大量被杀伤,部队基本被打垮,已无法组织起新的进攻。
  19师55团和56团一个营始终没有能够突破,主要因为朐山守军得到充足的粮弹补充,士气高涨。周兴弃守阵地被杀之教训使得官兵谁也不敢后退。
  朐山工事大部分构筑于山麓,山腰上,地势险要,工事又是子母堡。华野主力对子母堡主力都束手无策,7纵19师更没有办法了。
  临朐城东城墙有固定火力支援,每当我军一发起冲击,两面交叉火网同时射击,使得进攻部队伤亡重大,难以前进。城内榴掸炮适时向朐山作超越射击,阻断19师后续援兵,所以27日一天一夜进攻白白死伤很多人,没有结果。
  19师55团进攻失利另一个原因是由于26日进攻,56团1、3两营遭受毁灭性打击,守军英勇顽强,大大震撼了19师,使得55团和56团2营心有余悸, 缺乏信心。在27日一天一夜进攻中,2个团互相推诿,畏缩不前。55团一营长吴云山进攻时,受敌火侧射,本人不带部队出来,反而躲起来,把部队丢掉不管, 甚至吓的连自己枪都丢掉了。总结时,你说他未攻,他说你未攻,或他等我攻,我等他攻,都想取巧讨便宜,让别人在前面冲。根本不像我军战史所说抢着争当突击 队,没那么回事,那种描写是教育青少年的小说。
  师长命令他们继续攻,他们都向师长报告,伤亡太大没有力量再攻了。虽说的是实话,伤亡太重无力再攻,但战斗意志却是十分消沉的。
  19师一个师攻一个营守卫的朐山,屡攻屡挫,打了3天没有打下来,55和56两个团全都垮了,失去战斗力。让师领导很没面子,无法向纵队交代,准备调预备 队57团上来,再行最后一搏。由副师长亲自上第一线组织,部队正在运动时,纵队看看实在不象话,也丧失攻取朐山的信心,命令他们停攻朐山,留两个团监视朐 山的守军。
  朐山攻不下来,意味着临朐也无法攻下,攻下临朐前提就是攻占朐山这个制高点。所以朐山这个战斗,虽是个小战斗,但作用至关重要,是关键的战斗,决定了全局,就是人们常说的:小战斗产生了大影响。
  对于朐山战斗的结果,第二档案馆整8师《临朐战报》记载:“生擒连长以下百余名,获轻重机枪10余挺,步枪200余支,毙伤2000余名。”56团临阵投 降的排长真松包,带着100多人两个连余部不打就投降,实在有损伟光正。比起好多孤胆英雄,几个勇士大闹敌营,有天壤之别。 说明人性,人的求生本性在生与死的抉择中,永远起主导作用,而没什么特殊材料,没有特殊材料制成的人。万一生活中有了特殊例子,就要大张旗鼓进行宣传,因为这毕竟是极少数。
  对于这么一个奇耻大辱,我军战后除了令7纵和19师作朐山战斗失利之检讨,战后又进行了大规模的处罚。
  朐山战斗失利后:
  7纵19师进行大规模处罚,严厉清洗,名单如下:
  1)56团1营2连长叶炳皇枪毙。(8月27日)
  2)56团团长李德安、付团长何继生撤职,由纵队派来新团长。
  3)56团参谋长撤职,由师特务营营长王士忠接任。
  4)56团一营长吴虎龙撤职;三营长高冬清记大过。
  5)55团一营长吴云山撤职。
  如此大规模处罚,在我军历史上还是罕见的,可见失败之惨,问题之严重。
  当我们写中国历史,写济南、天津、上海、太原这些大战役时,不要忘了这些小战斗,这些小人物。历史就是由大大小小的人物和事件汇集而成的。
  战争历史是由无数胜仗败仗,大仗小仗组成的,如果阉割完了全部败仗,则不成其为历史,而应更名为光荣史更为确切。
 

相关词搜索:临朐 战役

上一篇:山东解放区的军工生产
下一篇:解放战争时期:我党情报工作发展的最高峰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