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

徂徕山起义(电影剧本)
2018-03-14 17:35:58   来源:   评论:0 点击:

   \
电影剧本(原创)  编剧 赵维东 黎小弟
                       第四本 徂徕烽火 
104、火车站 日/外
一帮青年人在演出《放下你的鞭子》。马馥塘饰汉子,汪瑜饰香姐,鲁宝琪饰青工。 
……香姐倒在地上。汉子举起鞭子打香姐。
青工:(上前抓住汉子的手臂,喝道): 放下你的鞭子!   
汉子: 办不到。(观众乱叫“打呀,打这不讲理的老头子!”)  
青工: 我偏要你办到。 (两人扭在一起,打了起来 ,鞭子掉在地上,青工叉住汉子的喉,推倒在木箱上。观众拍手叫好。)   
青工: 你说,你还敢用鞭子打人么?   
众甲: 叫他说,再敢用鞭子打他的姑娘么? (汉子不应,直瞪着两眼发痴呆。惊泣着的香姐走近青工)  
香姐(哀求): 好先生,请你放了他吧! 
 青工: 这畜生,我非教训他一顿不可。 
 香姐: 请放了他吧!这不是他的错。
……
105、山阳村 日/外
    两个背着粪筐穿着破烂的村民,在神秘地对话。
村民甲:“听说了吗?八路军大队人马到山阳来了,好几千人哪!”
村民乙:“别瞎扯啦,我怎么没见呀?”
村民甲:“嘿,你不信。八路军都是天兵天将,说来就来。知道不,前几年被军警抓走的那个楞小子照轩回来了。”
村民乙:“啊,不是蹲监狱了吗?”
村民甲:“嘿,出来了,出来了。监狱里的共产党都放出来了,韩复榘让他们抗日呢!”
村民乙(惊喜地):“是吗?真的假的?”
村民甲:“嗨,这还假了吗?俺二哥见他了,亲口对我说的。走,看看去!”
106、火车站 日/外
……
青工: 是呀!谁叫你们弄到这般田地的哩!
  香姐: 东洋鬼子呀,可恨的东洋鬼子,夺了我们的家乡,抢去了我们靠着活命的田地。最可恨的,我的娘也被他们杀死了。(掩面哭泣)
  青工: 那么你们是什么地方人?是从关外逃来的吗?
  香姐: 是的,我们的家就在东北沈阳。先生,你不记得“九·一八”吗? 噢,说起来已经六年了!就是六年前的今天,日本兵开到沈阳,那儿十几万的中国兵说受了南京什么不准抵抗的命令,都撤退了,于是就留着我们成千上万的老百姓在那儿受苦。
   ……
107、程照轩家 日/内
乡亲们纷纷前来看望。
  村民甲:“照轩啊,你可回来啦!乡亲们都想你呀!盼着你出来领咱们打鬼子呢!”
  程照轩:“乡亲们,这回呀,我回来就是要和大家一起打鬼子的。以前是国民党欺压咱老百姓,这回是小鬼子侵略咱们中国,要我们当亡国奴。我们决不答应!”
  众:“对!坚决不当亡国奴。”
   程照轩:“好,既然如此,那我们就赶紧行动起来,有钱的出钱,有人的出人,有枪的出枪,组织游击队上山,准备打鬼子。”
  吴锡汉:“照轩叔,我跟您打鬼子行吗!”
程照轩:“还上学吗?”
吴锡汉:“鬼子快来了,还上啥学?不被杀死就是当亡国奴。”
程照轩:“好,好啊!欢迎你!可是打鬼子得有武器才行啊。”
吴锡汉:“那——我家倒有支看家的土枪。我们家的长工陈善会摆弄,他在部队待过,摸过枪。”
程照轩(兴奋地):“啊,是吗?太好了。怎么,在部队待过?”
吴锡汉:“是呀,他曾在军阀张宗昌的队伍里扛过几天枪,多少还懂点军事。陈善这人很正直能干,有见识。一家几辈子给人扛活,他当了二十年的长工,至今还是光棍一条。前几天有事到梁庄去,路上遇到一帮国民党溃兵,硬把他脚上的鞋脱去了。他嘟嘟哝哝骂了几天,说‘这些熊家伙不抗日,只会骑在百姓脖子上拉屎拉尿……’”
程照轩:“看来他是既痛恨日本鬼,又痛恨国民党。”
吴锡汉:“是的。他还问过我是想在家干活还是出去打鬼子。”
程照轩:“你怎么说?”
吴锡汉:“当然是想打鬼子了。”
程照轩(略思):“抗日太需要这样的人了!锡汉,有空我跟他谈谈。”
二铁蛋:“程叔,俺也想跟您打鬼子。俺家没有枪,有大刀行吗?俺爹是铁匠,可以打好多大刀呢!”
程照轩:“哦,你爹就是那个王铁匠吗?行啊,行啊!大刀照样能杀鬼子。”
(一时间,老的、少的纷纷举手报名。)
程照轩:“哎,乡亲们,你们知道这位是谁吗?他是八路军从延安派来的红军赵杰团长哪。他曾跟毛主席爬雪山过草地,走过万里长征呢!现在来帮咱打鬼子呢!”
  一片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啊——好,跟着红军打鬼子呀!”
 赵杰(微笑着招手):“乡亲们,日寇已经侵占了华北,进入山东,到了济南,中国面临亡国的危险。共产党、毛主席号召咱们团结起来打日本,大家干不干啊?”
众齐呼:“干!坚决跟共产党打鬼子!”
老者(手拿长长的烟杆吸着烟):“照轩啊,这打鬼子的事没说的。可是,区里啥态度啊?要是不让咋办?”
程照轩:“你是说我堂哥子源。我想,他也会支持的吧!”
 老者:“不过他可是国民党的区长啊,还有区队,有枪有炮的。他能听咱们的?”
赵杰:“大叔,抗日是全民族的事,不管共产党还是国民党都应当抗日。只要同意抗日我们就团结。”
程照轩:“大叔,放心吧,子源重义气,有爱国心。他的工作我们来做。”
老者(点点头):“那好,那好!”
108、程子源家 夜/内
赵杰、程照轩拜访程子源。
程照轩:“三哥,这位是八路军从延安派来帮咱抗日的赵杰先生,是位能文能武的红军团长。”
程子源(热情上前与赵杰握手):“欢迎欢迎!坐,请坐! 照轩何时回来的?”
程照轩:“刚回来。三哥近来好吧?”
程子源:“唉,省政府要南撤,鬼子快来了,形势一天天紧张,人心惶惶的,好啥呀?”
赵杰:“县政府是什么态度?”
程子源(摇摇头):“恐怕也会撤的。”
程照轩(看着子源的脸色):“那三哥打算怎么办?”
程子源(摇摇头):“唉,没办法。等等看吧?反正仅凭我这区大队是抗不住的。”
赵杰:“是啊,共产党主张一切爱国力量联合起来共同抗日,何不走联合的路呢?”
程子源:“这个我拥护。可是国民党的区长,能不听县长的?”
程照轩:“抗日,听他的。如果不抗日,还像以前那样把共产党当敌人,就不能听他的!反共就等于帮日本。三哥,还是和我们一起干吧!”
程子源(半玩笑地):“照轩哪,刚出狱,不安生点,还敢乱跑?”
程照轩(半真半假地):“在六区有三哥在,还怕谁再把我绑了去!”
程子源(笑笑,指指照轩):“你呀,还是那老脾气。”
程照轩(笑呵呵地):“看来我这脾气是改不了啦!”
程子源(忿忿不平地):“国难当头,不抗日,尽他妈干这号事,岂有此理!”
(赵杰、照轩不知是在说谁。)
程子源:“自身难保,还秘密指示要注意共产党的动向呢,哼!”
(说着拿出一纸文书递给照轩)
赵杰(接过文书看了看,笑笑):“识时务者为俊杰。国难当头,国共都公开合作抗日了。程先生可要看清形势啊!”
程子源:“赵先生放心,我不是那种糊涂蛋,也不是那种没良心之人。抗日救国匹夫有责,我程某不抗日就不是娘养的!”
赵杰(翘起大拇指):“好!”
程照轩:“三哥,光说不行。总得有行动才令人信服。”
程子源:“照轩啊,你们也要理解我的处境。(思考片刻)这样吧,在六区这个地盘上,你们尽可以各种方式开展抗日活动,宣传也好,组织游击队也好,我绝不干涉,也不让外人干涉。另外哪,是不是请赵先生给区大队也讲讲抗日形势和做些军事指导。”
赵杰(高兴地):“没问题,随时听从区长安排。”
109、村庄里 日/外
集市上,教师在演讲。
街道上,一些青年在贴标语。
学校里,师生们在练歌,演剧 。
  110、山阳村 夜/内
吴家。狭小的长工屋里。靠墙是一个地铺,陈善半躺在地铺上,在马灯下看书。
吴锡汉(领着程照轩)进门:“陈叔,你看谁来啦?”
陈善抬起头:“哦,是——。” (忙坐起)
吴锡汉:“这就是我给你说的那个程叔叔。他要领乡亲们抗日呢!”
  陈善:“哦,好,好。坐,坐。”
  吴锡汉:“陈叔,有啥您就跟程叔叔说啥,别看他年轻,他可是咱村的老积极啦。程叔叔。您聊,有事喊我。”(退出)
程照轩:“陈哥,看的啥书啊?”
陈善:“嘿,是锡汉他们发的。”
程照轩(拿起翻了翻):“哦,是宣传抗日的。好!”
陈善:“程先生,你找我有事?”
程照轩(笑笑):“没啥事。闲聊聊呗!听说你以前在部队过,摸过枪。”
陈善:“嗨,那还不是吃不上饭逼的。在张宗昌部队干过几天,一看不行就跑出来了。”
程照轩:“在这里怎么样?”
陈善:“混碗饭吃呗。吴家一家子对我倒挺好的。唉,听说日本鬼子要打来了,谁知道以后咋样啊!”
程照轩:“这还不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事吗?日本人来了,烧杀抢掠,还能有中国人的好日子过吗?”
陈善:“是啊!那——这可咋办哪?”
程照轩:“别无出路,只有组织起来跟他们拼!”
陈善(向前挪动一下身子,神秘地):“听说村里来了八路军,说有两三千人,真的吗?”
程照轩(笑笑):“来了八路军当然是真的,还来了好几个红军团长呢,从延安来的。这两三千人说来也快。”
陈善:“看来打鬼子还得靠八路军共产党。国民党熊包一个,不行!”
程照轩(凑过头去,低声地):“这倒是实话。哎,陈哥,我问你,想跟共产党打鬼子吗?”
陈善(腰板一直,眼一瞪):“当然想啦,做梦也想。昨天还梦着用枪打死三个鬼子呢。可是咋个弄法呢?”
程照轩:“嘿,老哥,只要你想干,我帮你……”
  陈善(激动地抓过程的双手,眼里含着泪花):“程先生,谢谢你!我家里有两个侄子跟着我过,我还有两个要好的工友伙计,我们常拉呱抗日的事呢!要不,都跟你干,行不?”
程照轩(眼睛一亮,振奋地):“好啊!太好啦!(抱拳)那就拜托老哥了!”
111、封虞臣家 夜/内
油灯下,赵杰、侯德才(农民打扮)与封虞臣围坐在一堆火旁聊天。封虞臣不时向火堆上放柴火。
封虞臣:“我出生于一个破落的富裕之家。上过私塾,后来也教私塾。文化人嘛,总想多了解点外面的事。听说济南一些进步学生组织读书会,我很感兴趣,就派我的学生冯平、李子敬去济南了解形势,买些进步书刊回来偷着阅读。觉得这个社会穷的穷,富的富,穷人总是受压迫被剥削,太不公平了。非来个大变革不可。于是一些要好的亲朋经常在一起议论。”
赵杰:“都是哪些人?”
封虞臣:“我的堂弟振武,还有冯平、李子敬等都常在一起拉呱时局。”
侯德才:“也谈抗日的事吧?”
封虞臣:“那当然啦!七七事变后,我们议论怎样为抗日尽一份力。听毛主席领导红军长征到了陕北,主张抗日,虽说向往,但又苦于找不到领头的。后来听说泰安山阳有共产党,有个叫程照轩的‘红帽子’,便派人去联系。结果听说因反对国民党消极抗日,被军警抓走了。啊呀,当时感到非常失落与迷惘,但又不甘心。”
侯德才:“封先生,你知道吗?这位赵先生就是党中央从延安派来帮咱抗日的。还跟着毛主席长征过呢!”
封虞臣(惊喜地):“啊,是吗?好极!好极!我以为你们就是泰安共产党派来的呢!(捧拳道歉)恕鄙人有眼不识泰山。”
赵杰:“不敢,不敢。我们就是省委派来帮助抗日的。”
封虞臣(起身):“那咱今天得好好叙谈叙谈。真是天助我也!”
(一会儿拿来三个酒杯,一壶烧酒和一碗生花生、几个咸鸡蛋。)
封虞臣(坐下):“来来,喝酒。没别的,凑合着喝几盅。”
赵杰:“啊呀,封先生真是太热情了。”
封虞臣:“人逢喜事精神爽。这酒今天一定要喝。”
三人边喝边拉。
112、夜空/外
一勾残月挂在西天。不时传来几声狗叫。
113、封虞臣家 夜/内
封虞臣:“因为振武弟在冯玉祥部队干过几天,懂点军事,于是我们在这场院里聚了几十个青年人教练武术。我也想,艺不压身,会点武艺恐怕打鬼子能派上用场。为了及时了解外界的消息,我们几个还凑钱买了一台‘戏匣子’,放到学校门口组织人收听。”
 闪回:
——夏日,月下。封振武教一群青年人练武术,个个光着脊梁。
——封家庄学校大门前,学生和一些村民在听广播,封虞臣17岁的大儿子元纯和15岁的二儿子元笃在其中。
广播里传来国民党电台女广播员播出的新闻:日本军队在发动卢沟桥事变之后,连续向北平、天津进攻,虽经我军将士顽强抵抗,但是,最终未能坚守住, 7月29日、7月30日,北平、天津相继沦陷。蒋委员长发表《告抗战全军将士书》……  
封虞臣按捺不住激动感情续,站起演讲:同学们,乡亲们,听到了吗?发了疯的日寇侵占了我国的东北,又侵占北平、天津,华北危急,山东危急,全国危急!我们怎么办啊?”
众人举手高呼:“把日本鬼子赶出中国去!”
封虞臣:“对,我们要动员起来,打鬼子,保家卫国!誓死不当亡国奴!”
人越来越多,群情激昂。
闪回毕。
赵杰:“组织游击队了吗?”
封虞臣:“想组织,困难不少。一时还不被人们理解,常遭到一些人的冷嘲热讽。一天我与李振清走到街上,有人就嘀咕:‘看,二人游击队又来了,这也能抗日……’,为了搞武器,李子敬动员家里变卖了一部分家产,从集上买了一支枪,结果不好用。”
114、夜空/外
残月西斜,夜深人静。
115、冯振武家 日/外
冯振武在家里摆治大刀。封元纯来见。
封元纯:“哎,五叔,干什么哪?”
冯振武:“哦,元纯啊,不去干活来这里干什么?”
封元纯:“嗨,鬼子要来了,人心惶惶的,哪有心干活?你就用这刀杀鬼子?”
冯振武:“是呀,没办法。要打鬼子呀,还得靠枪。那才来劲呢!”
封元纯(蹲下,神秘地):“哎,五叔,听说了吗,上面来人啦!”
封振武(看看元纯,笑笑):“你是说那两个人吗?嘿嘿,知道。”
封元纯:“哎,五叔,你怎么知道的?”
封振武:“我不但知道,我们还见面谈过呢!”
封元纯(点点头):“哦——哎,五叔,我爹让我告诉你,今天晚上到俺家去一趟。”
封振武(看着元纯):“有事吗?”
封元纯:“我想——肯定有重要的事呢!”
封振武(指点着元纯,会意地笑了):“你小子!好嘞——”
116、封虞臣家 夜/外
屋内,昏暗的油灯下。桌上摆了一本发黄的党章。
赵杰、侯德才站在前,封振武、封虞臣、李子敬在后,面向党章举起右手宣誓。
赵杰领誓:我宣誓:一、终身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二、党的利益高于一切;三、遵守党的纪律;四、不怕困难,永远为党工作;五、要做群众的模范;六、保守党的秘密;七、对党有信心;八、百折不挠,永不叛党。
赵杰:“领誓人:赵杰。”
侯德才:“侯德才。”
“宣誓人:封振武。”
“宣誓人:封虞臣。”
“宣誓人:李子敬。”
赵杰:“好,同志们,现在我代表省委宣布接受你们三人为正式党员。请谨遵入党誓言,努力工作,决不叛党!如若叛党——(突然间将手中的一个子弹壳狠狠掷于地上),这就是下场!”
侯德才:“现在,我们都是革命同志了。还要成立封家庄党支部,选一个党支部书记。”
赵杰:“好!选个支书吧!”
封振武:“就让大哥当吧!”
李子敬:“我同意。”
侯德才:“好。那振武同志就是宣传、保卫委员,子敬同志是组织委员。”
(鼓掌通过)
侯德才:“下面请赵杰同志讲几句。”(鼓掌)
赵杰:“首先我代表六区区委对封家庄党支部的成立表示祝贺!你们几个此前的一些革命活动我们都知道了。今天发展你们入党,并成立党支部,也是省委和区委的意图。这是六区的第一个党支部,一定要发挥好堡垒作用,为全区带个好头。一是要分头带领抗日积极分子到各庄宣传‘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有枪出枪’政策;二是要筹集武器,抗日没有武器不行。根据群众提供的线索,到地主士绅家、到民间动员献枪。省委已经做出部署,不久要举行全省性的武装起义。”
117、封虞臣家 日/内
封虞臣把大儿子叫他身边。
“元纯啊,爹跟你商量个事儿。”
元纯:“爹,啥事?是不是打鬼子的事?”
封虞臣(看着儿子):“元纯,你说爹对你好吗?”
元纯(看着爹的脸色):“爹对我好。就是——就是有时候管得严了点。”
封虞臣:“其实呀,管得严也是为你好。你想,谁家的父母不疼爱孩子?谁不想让自己的孩子好?”
元纯(点点头):“我懂。”
封虞臣:“懂就好。爹有个心事,要你帮忙。”
元纯(一笑):“我一个孩子家,能帮爹啥忙?”
封虞臣:“只要你想帮,肯定能行。”
元纯:“爹,别绕圈子了,有啥事你就直说吧!”
封虞臣:“爹想让你去踢替人当兵。”
元纯(惊喜地):“啊,打鬼子?好!俺去!”
封虞臣(轻轻摇摇头):“是替二财主家子到国民党部队去。”
 元纯(脸一变,不高兴地):“啊,俺不去!爹您怎么这么糊涂?”
封虞臣:“孩子,不是爹糊涂。一来可以收几块大洋,好攒钱买枪打鬼子;二来你可以想法从部队里搞支枪回来,管他是国民党的还是土匪的,只要搞到枪就行。庄稼人没有地不行,抗日没有枪怎么打鬼子?是爹没有办法才这样啊!你到了部队一定要想法搞支枪回来!”
元纯(想了想,抬起头,眼里含着泪花):“爹,俺听您的。”
封虞臣一把抱住儿子,爷俩泪流满面,哭泣起来。
118、泰安 省委驻地 日/内
黎玉听取孙汉卿汇报,景晓村记录。
孙汉卿:“自从9月省委分配我为鲁中工委负责人后,我深感责任重大,又面临多种困难。开始我与泗水的管竹溪同志接上头后,他们要发动暴动。我劝他们不要马上发动,并把省委关于发动起义的方针告诉了他。可是,他还没回到县里,得知已经暴动了。”
   黎玉:“啊,成功了吗?”
孙汉卿:“嗨,结果很快就被国民党张里元的军队镇压了。”
黎玉:“唉,看来不顾条件,左倾盲动真是害死人。这教训一定要汲取。当前最要紧的是整理党组织,发展党员,积蓄力量,待机而动。这几个县都联系上了吗?”
孙汉卿:“是的。新泰的刘少傥,莱芜的秦云川,泗水的周蓝田都联系过。省委要我和在泰安县教育科工作的马馥塘同志联系,但未联系上。”
黎玉:“新泰那边情况怎样?”
孙汉卿:“日军侵入山东的消息传来,民众惶惶不安。国民党新泰县长朱奎声正准备逃跑,军警酝酿弃职解散,一些土匪武装打着‘抗日’旗帜招兵买马、各立山头,下捐绑票、要枪要粮,迷惑了不少人,都闹不清谁真抗日,谁假抗日。在此情势下迫切需要党组织大力开展宣传工作。我到新泰后召开部分党员开会,传达北方局和省委的会议精神。最近,董琰、李枚青出狱后回到新泰,我和他们谈话了解情况后,给他们接上了组织关系,并成立了新泰县工委,董琰为书记。当时由于联系不便,又急于开展工作,没有请示省委就作出此决定。省委特派员刘居英同志得知后,批评了我。我向省委检讨。” 
黎玉:“工委的工作怎么样?”
孙汉卿:“工委成立后,我们几个分头发动,目前全县党员已有近百名,民先队员已发展到300多人,有近千人报名参加抗日游击队,还组织了几支核心武装队,初步打开工作局面。”
黎玉:“在那样艰苦险恶的环境下开展工作确实很不容易。你的心意和热情是好的,效果也不错,省委不责怪你。”
孙汉卿:“谢谢省委和您的理解!”
黎玉:“筹集了多少枪支?”
孙汉卿:“已有400多支。听说国民党新泰县长朱奎声将县警的枪藏在县府后院的井里。城关支部的王宪廷、李枚青、郅润清等10多个党员,从井里捞出60多支枪装备了游击队。还有一事需要汇报,最近,县教育局一个姓董的局长窜到新泰、泰安边界派人找到我们,称要在共产党领导下抗日。答复说请示后再说。还有一个县警备队的排长派人到正觉寺要带20余人的武装投靠我们抗日,结果我们的同志考虑到不好领导怕出危险也予以谢绝。我得知此事后批评了有关同志。”
黎玉:“啊呀,太可惜了!这不正是团结抗日的机会吗?今后凡遇到此类事情一定要及时汇报,同时力求把他们争取过来。在国民党大势已去的形势下,应当是能争取过来的。”
孙汉卿:“黎玉同志,我对党员教育不够,统一战线意识不强,是有责任的,我向省委检讨。”
黎玉:“唉,工作中总会出现一些这样那样问题的。不过新泰的工作还是很有成效的。这样我就放心了。现在,日军已到黄河北,正诱降韩复榘。估计韩不会投降,很可能实行他的‘焦土抗战’政策,然后南撤。他的一些机关已经撤到泰安了。济南一旦沦陷,日军很快就会攻占泰安。因此,我们要做好一切准备,国民党一逃跑,日军立足未稳之时,立即举行起义。你要立即回新泰,传达省委指示,做好一切准备。”
孙汉卿:“明白。我们一定随时听从省委指示。”
黎玉:“晓村同志还有什么吗?”
景晓村:“哎,汉卿同志,新华医院的情况怎么样?”
黎玉:“哦,对了。新华医院现在几个医生?”
孙汉卿:“两个。”
黎玉:“这个医院很重要。其实不单是我们联络点的招牌,而且将来要为游击队伍出大力的。抗战不能没有医院啊!所以一定要办好,要增加医务人员,保护好医疗器械,储备好医药,要随游击队一块到徂徕山这边集中。”
黎玉(站起,紧紧握住孙的手):“汉卿同志,山东能否打开抗日的局面,在此一举,各地要紧密配合,随时准备向徂徕山集中,务必成功!”
孙汉卿(激动地):“黎玉同志,请您放心,我们一定要抓紧发动!”
119、泰安城外 日/外 
12月24日,日军轰炸泰安城。省委机关撤离县城,转移到城南篦子店。韩复榘的军队像散了群的羊似地,三五成群向南溃逃。
120、城外 汪瑜姨家 日/外
敌机在泰安上空盘旋,不时投下几颗炸弹,冒起一股浓烟。
汪瑜姨家院子里,汪瑜的母亲一手打着手棚望着天空。突然,在不远处一颗炸弹爆炸。她慌忙进屋,唠叨着:
“啊呀,吓死俺了!她爹呀,你说这个小妮子到哪里去了呀?万一有个好歹可咋办啊!”
汪瑜父亲闷闷不乐地坐在板凳上,抽着闷烟。突然站起,磕磕烟袋,吼道:“胡窜八窜的,炸死活该!”
汪母(哭鼻子抹泪):“你咋说这话?她不是你闺女?”
汪父:“那你说咋办?我又不能把她栓起来。”
汪母(焦急地):“你倒是赶紧出去找找啊!”
汪父刚走出院子,汪瑜一头撞进家门。
“爹,到哪儿去?”
汪父(大发脾气):“你还知道回来呀!到哪里疯去啦!”
汪母急忙走出屋,上前一把抱住汪瑜“呜呜”哭了起来。
汪瑜(眼红红的):“娘,咋啦?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汪母:“你这个死妮子,可把娘吓坏啦!没看见鬼子的飞机呀!妮呀,听娘的话,咱别出去啦!好好在你姨家待着,千万别出去啦!”
汪瑜:“娘——鬼子来了,哪里有百姓的安生之地呀!”
汪父(厉声地):“不管怎么说也要给我待在家里!”
汪瑜(思考片刻,忽然推开母亲):“啊呀,不好。我得回家去趟。”
汪母(死死拽住女儿):“不行,不能出去!”
汪瑜(着急地):“娘,有一封信忘到家里了。(低声地)是给游击队的。”
汪母:“不行,不管啥事也不能出去!妮呀,你看鬼子飞机,飞来飞去的,多危险哪!”
汪瑜:“娘,俺求你啦!我一定要回去,那封信是关乎打鬼子的。”
(汪母松开手,眼泪汪汪地看着女儿,又征求似地看看汪父。汪父抬起烟袋杆向外挥了挥。)
汪母:“那,那你赶快回来呀!小心!”
汪瑜(眼含泪水):“爹,娘,知道了”(转身走出大门)
121、山村 日/外
韩复榘的一伙溃兵路过山村。进村后翻箱倒柜。
走进一户院落,几个士兵追着三只母鸡要抓。母鸡“嘎嘎”叫着乱跑乱飞。
一个老太太哭喊着:“老总啊,那是俺下蛋的鸡呀,一家柴米油盐全凭它呢!”
士兵甲(一把将老太太推倒):“滚开,老子抗日抓几个鸡还不应该吗?”
当官的(跑到屋里搜出藏在门后的一缸咸鸡蛋高兴地):“呵,鸡蛋。快来,拿走哦!”
(士兵乙跑来用青天白日旗包了起来。)
老太太(从地上爬起上前苦苦哀求):“老总啊,这是俺全家的命根子,过了年就指着卖了它渡荒呢!行行好,给俺留下几个吧!”
士兵乙(瞪了老太太一眼):“什么渡荒渡难的!鬼子来了一把火,你什么都得完蛋!有东西还不拿出来慰劳国军!”
当官的(不耐烦地催着):“跟她罗嗦什么!快,拿走,都拿走!”
   122、新泰 新华医院 日/内
内室里。单洪与张一民商议转移。
单洪:“张医生,听说鬼子已经占领了济南,并正沿津浦铁路向南侵犯。韩复榘守济南的最后一批军队22师谷良民部也在南撤中溃散,到处抢劫。恐怕咱们的医院也会遭到破坏,你看怎么办?”
张一民:“是啊,我看还是先停业,抓紧将医疗器械、药品该装箱装箱,该带走带走,转移到可靠地方。”
单洪:“省委很关心咱们医院,将来打起仗来是少不了的。我们一定要保住,我已接到通知,省委就要在徂徕山举行武装起义,要我们抓紧集中队伍,准备去山阳。”
张一民:“可是,医院的东西太多,怎么带呀?”
单洪:“我想,您先抓紧整理整理。咱先转移到刘杜南东塘峪我的一个亲戚家,然后再想法转移到山阳。你看怎样?”
张一民:“可以。到东塘峪后,你该出去联系联系。我与小李在那里等你。我们一同去徂徕山。”
单洪:“好,就这么办。”
123、范明枢家 夜/内
堂屋门上贴着两个大大的“喜”字。堂前是一张八仙桌,桌上摆着菜肴和酒杯,中间点着两支大红蜡烛。范明枢、鲁宝琪、马馥塘夫妇围坐在桌前。
范琳穿一件咖啡色新棉袄,两只小辫扎着红头绳。夏辅仁穿一件黑色新棉袍,脖子上围一条深红色围脖。
范明枢(端起酒杯):“今天是范琳和天庚的喜日子。我们欢迎马先生夫妇和宝琪光临寒舍!(鼓掌)本来范琳和天庚的婚事想世道平和了再办,谁知非但不平和,反而越来越不安宁,国民党跑了,日本人马上进泰安了。我想不能再等了,赶紧把这事办了,该上山上山,该下乡下乡,也好了却我的一桩心事。来,咱们一起祝贺他们喜结良缘! ”
(大家碰杯,一饮而尽)
马馥塘(端杯站起。傅玉真随之站起):“范琳和天庚今日喜结连理,虽然没有歌舞鞭炮的声响,没有大红大绿的装饰,也没有传统的婚礼仪式,但是这简扑场面却很有意义!我们感到很高兴。你们是在共同理想基础上恋爱结婚的,可以说是郎才女貌,革命夫妻。(傅玉真拽了一下马的衣衫:“天庚也是一表人才嘛。”)哦,是的,是的,才貌双全,都才貌双全。我们向范老先生贺喜!祝愿二位新人幸福美满,同甘苦共患难,同为抗日做贡献!”
范琳、夏辅仁(站起)“谢谢马先生、傅女士!”
夏辅仁:“我与范琳经常谈起二位志士的经历,您的革命精神真让我们佩服。你们才是值得我们学习的革命夫妻呢,向您学习!”
(大家碰杯,一饮而尽)
范明枢:“都坐,都坐。来,吃菜,吃菜。”
鲁宝琪(端杯站起):“我首先给舅姥爷贺喜!祝贺您培养了范琳这样的好孙女和有了辅仁兄这样的好女婿!常言道‘积善之家,必有余庆’。范琳表妹与天庚兄的结合既是他们的幸福,也是您老的福气。来,先敬您老一杯!”(举杯干)
(范琳、夏辅仁端杯站起)
夏辅仁:“爷爷,首先我们俩感谢您老对我们的关心和培养!范琳比我小,我一定要把她当作亲妹妹对待,请您放心。”
范明枢:“是啊,范琳比你小,有些事想得不如你周全,还需你多照顾啊。你是共产党员,范琳是民先队员,是情投意合的抗日让你们走到一起。爷爷虽不是共产党员,但是,我早已把心交给共产党,把自己的一切都许与抗战了。也希望你们互敬互爱,坚定不移地跟着共产党走,听党的话,共同为抗战出力!”
范琳(动情地):“爷爷,我从小失去父母,是您含辛茹苦把我养育成人,引导教育我投身于革命事业。(泪流满面)您的辛劳与苦心琳深深记在心里。请您放心,我一定不辜负您老的期望,与辅仁一起,抗战到底。我们俩敬您老一杯酒,祝您健康长寿,永远年轻!”
范明枢(频频点头,眼含泪水):“好,好!这就好!”
鲁宝琪(站起):“今天既是辅仁兄与范琳的大喜日子,也是辅仁兄家小妹夏明的大喜日子,借此机会祝贺你们都幸福美满!”
马馥塘:“哦,是吗?真可谓一夜嫁两女,三家喜临门啊!恭贺,恭贺!”(也端起酒杯)
范杭(端杯站起):“爷爷,该俺敬酒了吧!”
(有人敲门)
鲁宝琪:“哎,有人来了。我去开门。”
124、范明枢家 夜/外
鲁宝琪走出堂屋,来到院子。开门。
鲁宝琪:“啊,思平同志。你怎么来啦?”
武思平(低声地):“哦,正好。夏辅仁同志在吗?快,紧急通知。”
鲁宝琪:“在,正与范琳举行婚礼呢!什么事?”
武思平(低声地):“形势紧急。黎玉同志让我通知你与夏辅仁同志,省委立即转移到山前篦子店。你们俩也要去参加会议。哎,见马馥塘同志了吗?”
鲁宝琪:“他也在这里。”
武思平(惊喜地):“啊,是吗?太巧啦!”
鲁宝琪:“屋里说,屋里说。”
125、范明枢家 夜/内
(鲁宝琪领思平进屋。)
武思平:“啊呀,都在呀!好!听说夏辅仁同志与范琳结婚,(抱拳)恭喜恭喜!范老先生,给您贺喜啦!”
范明枢:“请坐,请坐!来喝杯酒。你怎么知道的?”
武思平:“我这不是刚知道嘛。范老,我不能坐。”
范明枢:“怎么,有事?”
(武思平环视全屋)
鲁宝琪:“思平同志,没事,都是自己人。这些你都认识。这一位是
范琳的弟弟范杭。”
武思平:“是这样,今天日军轰炸泰安城,形势十分危急,省委决定马上转移,让我通知马馥郁同志、夏辅仁同志和鲁宝琪同志立即赶到山前篦子店。同时,黎玉同志特别嘱咐委托泰安县委将范先生一家妥善安置到山里安全处。”
范明枢:“看来形势越来越紧了。那你们就准备动身吧,范琳与天庚一起去。”
范杭:“爷爷,我也去。”
范明枢:“嘿,不用说我也想让你到游击队去。你先到屋里把我那个包拿来。”
(范杭进屋取来一个布包交给爷爷。)
范明枢(从包里取出一本小册子):“范琳、天庚呀,你们结婚我没有别的可送,就送你们两样东西。这是毛泽东主席写的一本书,叫《为动员一切力量争取抗战胜利而斗争》,我看过多遍,你们带上好好学学。”
范琳接过:“谢谢爷爷,我们一定好好学习。”
范明枢(提起布包):“这是我攥的100块大洋,你们带上好用。”
夏辅仁、范琳推辞:“爷爷,不用啦!您这么大年纪了,自己留着用吧!”
范明枢:“嗨,好钢用到刀刃上,现在有钱就要用到抗日上,你们到游击队去困难少不了啊!”
(范琳一头扑到爷爷怀抱,痛哭起来。)
范明枢(抚摸着孙女的头,眼里含着泪水):“别哭,别哭,哪有大喜日子哭的?快,准备准备,出发。”
126、篦子店 日/内
  黎玉主持召开省委紧急会议,具体部署起义。
参加会议的有林浩、洪涛、景晓村、孙陶林、程照轩、马馥塘、鲁宝琪、夏辅仁、武中奇、武思平等。
   黎玉(站在木桌前,表情严肃地):“同志们,据悉韩复榘政府大部已撤离济南,日军很快就会渡过黄河,沿津浦线、胶济线向鲁中、鲁东进犯,大家都看到了,日军飞机还在泰安上空轰炸呢!其小股先头部队已向大汶口进犯。估计国民党省政府及军政机关不日即会继续南撤。形势十分危急!领导山东抗日的重任必然落在省委的肩上,我们义不容辞。看来,离省委确定的起义时机越来越近,我们必须立即行动起来,准备武装起义。同志们,日本帝国主义看似气势汹汹,不可一世,其实并不可怕。最近八路军出师连连告捷。9月下旬,八路军第115师在山西战场取得平型关大捷,消灭日军1000余人,击毁敌汽车100余辆,缴获各种枪支1200余支,取得中国军队的第一个胜利,打破了日军不可战胜的神话。我们仅伤亡600余人。不到一个月后,120师在雁门关一带战斗20余次,消灭日军1200余人;129师夜袭代县敌阳明堡机场,会上地飞机24架。山东虽然现在还没有八路军主力部队,但是,肯定会来的。我们决不能等靠,就是要立即行动起来,创建全省性的抗日游击队,边战斗边壮大,迎接主力部队的到来。(鼓掌)
省委已经对全省各地的起义作了部署。当下最紧迫的,即以徂徕山为中心,直接领导发动泰安、莱芜、新泰、泗水地区的武装起义。从战争中学习战争,从实践中摸索经验,闯出一条开展敌后游击战争的路子,以便取得指导各地开展游击战的主动权。同时,举行泰西起义,以为呼应。会后,省委马上派人分头去泰、莱、新、泗等地传达省委决定,通知各县立即集合队伍向徂徕山集合。”
 127山阳村程照轩家 日/内
韩豁、范琳、赵新、唐克、傅生等女同志用大红布制作军旗。
武中奇坐在一边的凳子上刻制关防。
(汪瑜高兴地进门,众女子欢迎。)
武中奇:“哎,汪瑜,今天怎么这么高兴啊?”
汪瑜凑到武中奇耳边(小声地):“我现在可以称你同志了。”
武中奇:“哦,知道啦,党员批准了?”
汪瑜(点点头):“今天马馥塘同志通知我县委已经批准啦!”
武中奇:“好,好!”
韩豁:“哎,你们两个在嘀咕什么呀?汪瑜,来,和我们一起缝红旗吧!”
汪瑜:“好嘞!哎,范琳姊妹也来啦!刚结婚就来啦!”
范琳:“结婚也是为了上山。来,我还给你留的喜糖呢!”(说着从都里掏出几块喜糖。)
韩豁:“哎,武先生,你不是说要在红旗上题字吗?题什么字啊?”
武中奇(抬起头):“哦,黎玉同志让写 ‘游击’两个字。”
韩豁:“写什么地方呢?”
武中奇:“写中间,醒目一些。”
范琳:“那镰刀斧头绣到哪儿?”
汪瑜:“应该是旗面的正上方吧。”
武中奇(站起,走过去比划着):“党徽应当绣在旗的右上角,显示崇高之意。”
韩豁:“那这个白色的旗杆套还写字吗?”
武中奇:“写呀!‘八路军山东抗日游击第四支队’就写在这里。你们赶紧做,做好以后我来写字。”
汪瑜:“哎,武先生,咱何时上山啊?”
 (汪父闯进)
“啊呀,可找到你啦!”
(众人抬起头,惊奇地望着这位不速之客。)
汪父(生气地):“瑜儿,跟我回家!”
汪瑜(站起,走到父亲身边):“爹——”(将爹拉出屋)
汪父(拉着汪瑜):“走,赶快跟我回家。”
汪瑜(拽了拽身子):“我不。我要参加游击队打鬼子。”
汪父:“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孝顺?你娘快不行了,要见你一面哪!”
128、徂徕山 大寺 日/外 
在林浩、孙陶林带领下,省委机关一部分和流亡学生,泰安县委的同志及民先队、妇女救国会会员共数十人翻山越岭,率先登上徂徕山。 他们运送干草,打扫卫生,张贴抗日救国的标语,把大寺院内布置得焕然一新。
129、山路 日/外
洪涛身穿八路军军装,腰扎皮带,带一支小八撸子,带领武中奇、夏天泰、范琳、杨纯、傅生等奔赴徂徕山。
武中奇推一辆旧脚踏车,后座上捆着被子,里面裹着两支枪。
    正走间,洪涛突然喊起来:
   “哎,老武,不得了啦!”
武中奇一愣:“怎么啦?啥事? ”
   洪涛:“不得了啦,你看前边山腰里过来队伍了!”
   (离大寺不远的东南山腰里果然有五个穿军装的,身上背着枪,迎面走来)
    武中奇:“遭啦,国民党兵。赶快走!”
洪涛:“别慌!肯定是国民党的溃兵。避开,赶紧到大寺通知我们的人。”
130、大寺院 日/外 
洪涛一行来到大寺。
武中奇:“你们在这儿将东西藏好,我去应付一下。”
(遂走出庙门,从容地朝五大兵走去。)
   武中奇: “哎。你们是哪部分的?”
  “我们是二十二师谷良民的队伍。你哪部分?”
    武中奇:“我是乔立志的队伍,七十四师二百二十二旅四百四十四团第一营。哎,你们过来一个!”
     (武中奇将一个大个子让进庙里头,坐到石头水磨子上。)
     武中奇:“你贵姓?”
    “姓韩。”
武中奇:“大名?”
“韩德。”
武中奇:“哪里人啊?”
“我是利津的。”
     武中奇:“哦,咱是老乡呀,我也是利津的嘛。”
“你怎么不是利津口音?”
     武中奇:“我外祖家在济南,常住在济南。你认识个叫韩庆润的吗?”
 “庆润?认识呀,我们住的很近。”
     武中奇:“他的儿子韩芝才,我们俩还是同学呢! 你们到这儿来——”
    “没办法,我们也不知道到哪里去。 ”
武中奇:“打算怎么办?”
“准备回家。”
武中奇:“哎呀,回家怎么行?这兵荒马乱的,可不行。咱老家那边都让鬼子占了。干脆咱们一块干吧?打鬼子!”
忽然,韩转身就跑:“不行!我不能跟你谈了,晚了下面就开枪了。”
武中奇:“那好,你赶紧下去商议商议看怎么办。”
(武中奇望着那几个人,他们嘀咕了一阵,转身要走。)
武中奇(赶紧喊):“哎,哎,弟兄们,不要走!那边有鬼子,危险!”
(五大兵停下,犹豫未决。武中奇跑了过去。)
武中奇:“哎呀,弟兄们,咱们都是韩主席的队伍。形势危急,四面楚歌,往哪去? 你们扛着枪,到哪儿都危险,是不是?(略思片刻)我实话告诉你们吧,我们是八路军。你们看,我还有护照呢!”(掏出武思平的“护照”来。)
(他们看了看。)
武中奇:“这可是朱总司令签名的,他派我们到山东发动游击战争,打鬼子。你们有什么困难,回家也好,我们都可以帮你,走,到庙里歇歇,喝口水再说。”
五大兵犹豫片刻,无奈地跟武中奇向大寺走去。
武中奇(走大寺门口喊道):“哎,同志们快出来,欢迎新来的战友参加我们的抗日队伍呀!”
(一会儿林浩领着十几个游击队战士走出寺庙。)
 林浩:“好,欢迎新战友加入抗日队伍!目前,日寇已占领济南,正向泰安侵犯,国民党的部队自身难保,纷纷南撤,我们八路军游击队就是团结一切不愿做亡国奴的人们,拿起刀枪,与鬼子斗争!(一阵鼓掌),为了表达游击队对友军同胞的欢迎,请宣传队的同志表演个节目,好不好?”(一阵热烈掌声)
   孙陶林(上前报幕):“下面请观看赵新、范琳等演出的抗日独幕剧《打鬼子》。同胞们,前几年日本鬼子侵占了我国的东三省,今年七月七日又在北京宛平县制造了卢沟桥事变。接着攻占了北京、天津,沧州也被他们占领了。所到之处,日本鬼子烧杀抢掠,无恶不做。看,日本鬼子进村了——
(一个日本鬼子把一个小孩挑在大枪刺刀上,挥舞着枪“哈哈”大笑取乐。然后露出狰狞的面貌叫道:)
“皇军来帮助你们支那,你们支那人的要欢迎。如果谁抵抗,就要和这个小孩一样,死了死了的!”
“儿啊,我的孩子啊——”
(此时小孩的母亲哭叫着从后台追逐出来,上去抓住那个日本鬼子拚命。)
日本鬼子回头,一枪托将这个妇女打昏在地,又狠狠地跺了一脚。
正当日本鬼子要向妇女开枪时, 后台冲出一位白发老人,手里拿着一把菜刀,朝日本鬼子后脑勺狠命砍去……
顿时观众一片呼声:“打倒日本帝国主义!”
“血债要用血来还!”
“杀死日本鬼子!”
……
131、封家庄封虞臣家场院 夜/外
月光下,冯振武领着游击队员拿着红缨枪、大刀在操练。
传来“嗨,嗨——”的喊杀声。
忽然,封虞臣急急忙忙找到冯振武。
封虞臣(低声地):“哎,五弟,停下、停下。”
冯振武:“大哥,有事?”
封虞臣:“山阳来人了。省委指示我们赶紧集中队伍去徂徕山。”
冯振武:“啊,是吗?好!(高声地)哎,停下,停下,都到大哥后院去。快!”
(队员们纷纷进入封家后院。)
132、封家后院 夜/外
封家后院陆续来了四五十人。
(封虞臣将儿子叫到一边:“元笃,你赶紧去城北山后到国民党兵营去找你大哥,就说今晚庄上要起义。无论如何要他搞支枪回来。”
元笃(犹豫):“我?天这么黑,我——能来得及吗?”
封虞臣:“怎么,害怕?来得及来不及也要去,赶紧!”
元笃:“那——就我自己?”
封虞臣:“就你自己。快去快回!”)
侯德才:“父老乡亲们,游击队员们,打鬼子的时刻终于盼到了!山阳派人来了,省委指示我们抓紧集中队伍上徂徕山举行起义。下面请延安派来的八路军干部赵杰讲话。”(热烈鼓掌)
赵杰:“封家庄的乡亲们,游击队员们,日本人占领了咱东北,又占领了华北,如今又侵入咱山东,占了济南,占了泰安。形势越来越危急,他们是想吞并全中国,让我们都当亡国奴,我们怎么办?”
队员们(群情激昂,高呼):“把鬼子赶出中国去!誓死不当亡国奴!”
赵杰:“好!你们在党支部的领导下,响应共产党、毛主席的号召,组织起来开展抗日活动,这是非常对的,是老百姓唯一的出路!只有这样才能保住家,保住国。为了家国,为了我们的子孙后代,大家有没有决心跟共产党、八路军打鬼子?”
“有!”
赵杰:“好!那就分头通知,带上一切可以用的武器,准备出发!”
封虞臣:“慢!乡亲们,为了表示我们的决心和诚意,我提议今晚我们共饮烧酒,歃血为盟!” (众议论,鼓掌)
封虞臣:“冯平、子敬,把酒抬上来。”
冯平、李子敬将一坛酒抬上,又拿来十几个黑碗。
封虞臣:“这是我爷爷留下来的一坛老陈酒,今天我们把他喝掉。来,倒满。如果大家同意跟共产党打鬼子,就扎破自己的左中指,挤出一滴血抹到自己嘴唇上,然后宣誓,最后喝一大口酒,以表决心。” (封虞臣做着示范。)
“好——”(响起一阵掌声和喝彩声)
(队员们纷纷扎破或咬破自己的中指将血抹到嘴唇上。)
封虞臣(举起右手):“来,宣誓:坚决跟着共产党,上徂徕,打鬼子,保家卫国,不消灭日本鬼,誓不还乡!”
众齐声:“坚决跟着共产党,上徂徕,打鬼子,保家卫国,不消灭日本鬼,誓不还乡!”
喝酒……
(一个身穿棉袍,头戴棉帽的神秘男子,缩着头,鬼鬼祟祟来到封虞臣家大门前,停下脚步,侧耳听院里的动静。然后急匆匆离去)
133、山后兵营 夜/外
(冬夜里,冷风嗖嗖。山影后面军营的门前,两个国民党兵在站岗。兵甲怀抱钢枪,兵乙缩着脖子,两手抄在袖筒里,不住跺脚。)
兵乙:“兄弟,冷吗?冷就到里面暖和暖和去。”
 兵甲:“冷是冷。可要是离岗让长官知道,不打死你呀!”
兵乙:“嘿,听说长官也打算跑呢!他还有心管这些?”
(不远处传来狗叫声)
兵甲(一阵作精神):“哎,不好,有人。”
兵乙:“别怕。那是狗叫。要是八路军来那还了得,我们两个不都得被杀死。要不,你先到里面去,我去看看。来,把枪给我。(一把夺过枪,向狗叫的方向快步走去。)”
134、兵营外 夜/外
兵乙:“谁?”
(“旺旺”——一个黑影弯腰走来)
黑影(低声地):“大哥,我是元笃,庄上今晚要起事,咱爹让我告诉你,无论如何搞一支枪回去。”
元纯:“嘿,正好,这里就有一支钢枪,你看。”
黑影:“啊呀,太好啦!大哥,快走吧!”
(两人磕磕绊绊向山上奔去。后边传来几声枪响。)
元纯:“不好,他们追来了。赶紧跑。”
(两人爬到山顶。回头望,看到一队人举着火把,隐隐约约在叫唤)
元笃:“大哥,咋办?”
元纯:“下山!”
(两人遂连滚带爬滑下山去。)
135、山阳村 夜/内
(黎玉和景晓村在程照轩家。)
黎玉吸着烟,焦急地在屋里来回踱步。不时停下自言自语:“赵杰他们怎么还没来?”
景晓村:“不会出什么意外吧?”
黎玉:“有赵杰在,估计不会出什么事。”
(有人开门。)
景晓村:“哎,谁?是不是来了?”
(武思平领程子源进屋。)
黎玉(惊奇地):“哎,区长来了。”
程子源(高兴地):“黎先生,好消息好消息。”
黎玉(迫不及待地):“啥好消息?坐下,慢慢说。”
程子源(从衣兜里掏出一张纸):“你看,这是文登刚来的电话记录。”
黎玉(快速地看信,小声读着):“表哥好呀!姥娘家都好吧?文登天很冷。快过年了,听说鬼子占了牟平城,前几天,老师领着乡亲们在天福山玉皇顶庙里商量怎么打鬼子,边议论边点火取暖,陆续来了80多人。现在大家正要到威海去呢!你告诉姥娘家放心……”
黎玉(看罢抬起头,看着程子源):“区长,这是谁来的电话?”
程子源:“是我在济南上学时的要好同学,叫于烺,挺进步的。他现在是文登的一个乡长。我们两个心有灵犀一点通。”
黎玉(若有所思,点点头):“哦,知道了。你怎么知道要告诉我?”
程子源(笑笑):“嗨,黎先生,于烺让我告诉你们。你别看我是国民党的区长,可你们的事我也略知一二。照轩是我堂弟,不少事我都听他的。”
黎玉(会意地笑笑):“这就对了。国共联合抗日是民族大事,我们要好好团结抗日。下步有啥打算,南撤吗?”
程子源:“撤个球啊!谁真抗日谁假抗日,这些年我算看透了,只有跟共产党抗日才有出路。(恳求地)黎先生,我有人有枪,跟着您干吧!”
黎玉(高兴地):“好啊!不过你暂时先不要公开,还行使你区长的权力。何时公开,有人会告诉你的。”
程子源(紧紧握住黎玉的手,激动地):“好,听您的!”
136、封虞臣家 夜/内
封元纯与元笃回到家中,见到母亲。
封母(拉着两个儿子的手,惊喜地):“可把娘给吓坏啦,俺以为是国民党来了呢,看你这身打扮。”
封元纯:“嘿嘿,嘿嘿——俺虽然穿着国民党的军装,可俺心里却拥护共产党呢!”
封母(点点头):“这枪也是国民党的?”
封元纯:“是啊!是俺从大兵手里骗来的。”
封母(点点头):“好,好!你爹啊,整天想枪啊!恨不得迷了,晚上说梦话还枪呀枪的。这回好啦!”
封母(搂过元笃,把脸紧紧贴在儿子的头上,眼泪扑啦啦落下):“儿啊,你才15岁——”
(元笃含泪仰起头看着娘,用手给娘抹去泪水。)
封元纯:“娘,别难过。打走鬼子就好了!”
(封母点点头)
封元笃:“娘,我爹他们呢?还有那个红军赵叔叔。”
封母:“走了,都走了。上山阳了。他们吃完饭就走了。你看这一片碗筷,我刚收拾完。”
封元纯:“爹走时说什么了吗?”
封母:“他说你们两个回来,赶紧去山阳找他们。”
 137、山阳村东南 日/外
(魏巍徂徕山,寒冬腊月,万物萧疏,山上的青松却依然傲然挺立。)
(两名游击队哨兵远远望见一队人马从山下东南方走来。)
哨兵甲(警惕地):“哎,你看,那边来人了。”
哨兵乙:“好像不是国民党兵。”
哨兵甲:“嗯,肯定是新泰那边过来的游击队。”
(赵杰、侯德才、封振武、封虞臣、李子敬等带领着一队人走来,人们手里拿着长枪短棍和大刀。)
138、山阳村程照轩家 日/外
(赵杰率领队伍进入山阳村。省委机关部分同志和一些村民前来欢迎)
(赵杰与黎玉热烈握手。)
黎玉:“哎,就这些人吗?”
赵杰:“是啊,本来说来80多,可是一些乡亲说快过年了,等过了年再来。第一批先来30多。”
黎玉(点点头):“也好,不能太勉强,有觉悟就好。但后续的工作一定不要放松。”
赵杰:“当然。我们都已经歃血盟誓和血酒了。”
黎玉:“呵,好!”
赵杰:“哎,黎玉同志,我给你介绍介绍。这就是封家庄党支部的封虞臣书记。这两位是党支部的封振武同志和李子敬同志。”
(分别上前与黎玉握手。)
黎玉:“好啊,同志们辛苦了!我代表省委欢迎你们的到来!”
封虞臣:“这回我们总算找到娘家了。”

相关词搜索:徂徕山起义(电影剧本)

上一篇:中国的14年抗战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