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
首页 > 社会万象 > 正文

中俄联防颜色革命,欧盟被抓现行
2017-03-25 06:37:07   来源:   评论:0 点击:

   提起颜色革命与政治渗透,我们一般首先想到的是美国在这方面的企图,而同为西方世界的欧盟,在这方面的动作似乎不是特别显著。但最近俄罗斯媒体爆出的一则消息,则使得我们对欧盟亦不得不警惕。
俄罗斯电视台(RT)3月14日报道,该机构获得的一份文件显示,欧盟委员会计划拨款250万欧元,用于支持中国的非政府组织(NGO)。
    该文件称,欧盟委员会提供的资金将被用于对中国NGO的一次竞标。该竞标旨在扩大中国“公民社会”的潜力,增强他们在提供社会服务方面的作用,提高他们就社会政策与地方政府机关对话时的地位。
     尽管文件用语非常一本正经,但是我们还是能够嗅到非常强烈的政治气味。尤其是“提高他们就社会政策与地方政府机关对话时的地位”这句话,很容易让我们联想起在中国接连不断发生的死磕律师事件,一出出令人头疼的事件一度搞得中国政府很被动。显然,我们可以将欧盟的这一计划划归为他们对颜色革命的支持。
欧盟突然跳出来拨款支持中国的颜色革命,其实也不用惊怪。
     首先,早在2013年,欧盟就开始有计划的提高中国“公民社会组织”在中国的作用,并积极致力于“公民社会组织和中国政府的对话”了。在一份文件中,欧盟明确称要宣传“更强力的中国公民社会的办法”。其具体办法包括制定“宣传公民社会组织在中国的作用、公共利益诉讼、公益律师参与政治”的小册子,创建一个网站致力于分享宣传案例研究和方法,组织社会活动,区域宣传研讨会,细化宣传简报和3年的中国公民社会组织的宣传手册等。而且,当2016年4月我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发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外非政府组织境内活动管理法》后,欧盟驻华代表团也发表声明,指责这部法律“可能妨碍中国公民社会的发展,妨碍NGO对中国的发展和贡献,促请中国政府为NGO创造安全公平的环境和透明的程序,使其能够在中国自由、有效地开展工作。”
     其次,欧盟在“颜色革命”事业上一直与美国存在联动关系,特朗普上台后的美国内部出现的一些变动也成为欧盟在“颜色革命”事业上动作增多的原因。
     此前,网上流传一篇异常火爆的帖文,内容是特朗普上台后削减了大量联邦对外民主事业资金援助,中国的带路党们有了断粮之危机。这篇帖文所述情况未经证实。不过,特朗普治下的美国,连现在正在非洲和中东蔓延的大饥荒都可以视而不见,断然掐掉很多人道主义援助,更何况那些在特朗普看来成效虚无缥缈投资纯属浪费的所谓对外民主援助了。在这样一种背景下,有两种人定会如丧考妣。一种就是直接遭受资金链断裂危机的各国带路党们。另一种则是欧美那些惯用民主伎俩在他国实现政治目的的政客和智囊们。美国学者和政府幕僚约瑟夫·奈有一本名著叫《软实力》,这本书完全可以当作一本颜色革命教程来读。在阅读这本书时,我们能明显感觉到这样一点:在梳理美国的政策史时,如果美国某一领导人或某一届政府很看重软实力在外交上的作用,很器重软实力外交人才,对软实力外交拨款很慷慨,作者会不吝溢美之词。如果美国某一任领导或某一届政府比较轻视软实力外交,在启用软实力外交智囊和对软实力外交拨款上不那么积极慷慨,他定会万分沮丧,落笔毫不客气,透露着一股明珠无人识,妙计无人知,黄钟毁弃的怀才不遇之感。所以,我们可以想像,在特朗普削减了很大一部分联邦对外民主援助资金后,目标国家那些受资助者首先会各种表达不满,到处呼吁恢复援助。二是美欧那一批颜色革命教信奉者肯定要多方游说,尽最大努力保证自己信奉的对外路线得到最大程度的贯彻,并且也尽最大努力为受资助者提供保障。现在美国的拨款砍掉大半,美国的作用顿然削弱,美国突然不想玩儿了,那么欧洲这边自然要担负起更多的“民主灯塔”的作用,因此,在欧盟本身面对本位主义下的解体威胁、难民危机等顽疾时,不管自愿也好,不得不做也好,其都要增加对“颜色革命”事业的投资,以填补美国退出造成的空白。这次被俄媒曝光的欧盟用于扶植中国颜色革命势力的250万欧元,就很有可能是在上述各方势力的活动下拨发的。欧盟的拨款文件中还有这样的具体条款:有志于“与中国政府进行政治对话”的中国“非营利组织”应在4月24日前制定出关于扩大民间社会潜力及派代表参与地方和国家立法进程的计划,以便申请这笔资金。这像极了救济粮的发放。
     欧盟这一动作被俄罗斯媒体敏锐地捕捉到了,进而传递到了中国。这一点也很值得注意。俄罗斯和中国一样,都是欧美颜色革命的目标国,在防范颜色革命上,都承受着比较大的压力。2016年9月,中俄在北京有过一场执法安全合作会议,俄罗斯方面派出了阵容强大的代表团,包括俄联邦总检察院、俄联邦调查委员会、俄联邦司法部、俄联邦内务部、俄罗斯外交部、俄联邦安全局和俄联邦安全委员会的官员。中方也派出了几乎所有公检法部门领导人出席会谈。而这次会谈的重中之重便是如何防范在俄中境内爆发“颜色革命”。可见,两国在颜色革命议题上是有着共同的强烈的危机意识。
      上文提到,中国在2016年4月发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外非政府组织境内活动管理法》(该法于2017年1月1日起正式施行),俄罗斯也颁布了相关法律,比中国要早一年。俄罗斯这一新法案规定,禁止政党接受被司法部认定为“外国代理人”的在俄非政府组织的捐赠,禁止政党与外国人、外国公司、无国籍人士、国际组织以及外国资本占法定资本超过30%的俄罗斯法人签订合同,从法律上切断政党同外部势力勾结的可能。这种全方位的严密围堵有效地铲除了“颜色革命”滋生的土壤。
     可以说,俄罗斯对颜色革命并不陌生,其对颜色革命的警惕意识也应当是天然的。毕竟俄罗斯联邦的诞生便是建立在苏联亡党亡国的基础上的。而且,唇齿相依的乌克兰接二连三的颜色革命也一定给俄罗斯提供了一本很有说服力的反面教材。同时,克格勃出身的普京对颜色革命那一套也非常熟悉。当年他在东德工作,就亲自参与应对了很多东德亲西方势力的街头运动对苏联驻当地机构的冲击。值得关注的是,普京治下的俄罗斯文宣系统非常出彩,整合力量强强合并之后分支机构覆盖全球的俄罗斯外宣媒体“今日俄罗斯”在夺取话语权方面,如今已达到让欧美头疼的地步(以至于英国关闭了“今日俄罗斯”在英的所有银行账户)。另外,通过美国至今抓住不放的俄罗斯干涉美国包括大选在内的内政问题以及欧洲媒体炒作的俄罗斯媒体以制造假新闻的方式介入法国、荷兰、德国大选也可以看出,俄罗斯在信息战舆论战等软较量方面正处于比较主动的地位。不光能做到“敌军围困万千重,我自岿然不动”,必要时也能做到“飞起玉龙三百万,搅得周天寒彻”。这一点还是比较值得中国参考和学习的。
     曾在北京王府井参与群体性事件被网友逮个正着的美国前驻华大使洪博培,现在又被提名为美国驻俄罗斯大使。想必洪大使也应该属于约瑟夫·奈那种颜色革命教信徒,其积极谋取驻俄大使位置,也透着一股为自己在中国遭受挫折的颜色革命事业继续奋斗的劲儿。这位在中国积累了丰富的颜色革命经验和教训的大使,一心要将一腔才学献给俄罗斯,如果其能如愿以偿顺利出任驻俄大使,那么俄方将如何应对这样一位有着颜色革命前科的美国大使,也是值得我们持续关注的。
     中俄联动防范颜色革命无疑是值得肯定的,但更重要的是,我们要摸索出一套自己的应对颜色革命的有效经验,同时建立起一支强有力的作战队伍,使得自己在渗透和反渗透这场战争中占据主动地位,“要扫除一切害人虫,全无敌。”
                                                                          (本文作者朱东法系留俄国际关系研究生)

相关词搜索:颜色

上一篇:处世与交友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