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
首页 > 名人纪实 > 正文

孙立人将军的传奇一生
2017-02-01 20:07:13   来源:   评论:0 点击:

1937年10月,孙立人率部参加凇沪抗战。在蕴藻浜一线的阻击战中身先士卒,负伤十三处。次年伤愈后又率部参加了保卫武汉的战斗,两次立...
1937年10月,孙立人率部参加凇沪抗战。在蕴藻浜一线的阻击战中身先士卒,负伤十三处。次年伤愈后又率部参加了保卫武汉的战斗,两次立下战功,从此便在军界崭露头角。国民政府迁都重庆后,财政部成重组税警总团,孙立人晋级少将总团长,率部迁移到贵州都匀练兵。经过两年严格的训练,这支非正规部队成为国民党最精锐部队之一。1941年12月,税警总团改编为新三十八师,隶属于第六十六军,孙立人任少将师长。
  抗战时期,参加“八一三”淞沪会战;中国远征军入缅甸后,取得仁安羌大捷。1943年协助杜聿明等率军入缅北反攻,连战皆捷。1944年10月,新编第一军孙立人部将再度入役的作为七七事变爆发借口的失踪士兵志村菊次郎打死。1945年日本投降后率国民革命军新一军进驻中国东北,期间与中国共产党林彪部队发生激战,进而取得四平、长春,逼近时中共中央所在之哈尔滨。但之后因与国民党内其他将领如杜聿明等不睦,于1947年8月为蒋中正所调离东北。一年之后,他曾指挥的新一军,在辽西会战中损失殆尽。
  国民党集团迁台前,孙立人已赴台湾任陆军副总司令、陆军训练司令兼第四军官训练班班主任;国民党败退至台湾后,1950年4月,孙晋升陆军总司令,致力于国军的现代化事业。然而由于孙将军是少数受美国军事教育,又无加入中国国民党的将领,1950年初若干美国已经解密文电显示,美国驻台北武官确曾建议美方要求蒋介石离开台湾,另由亲美人士继起领导,并称孙立人等对“托管”并不坚决反对云云。此外麦克阿瑟曾会见访日的孙立人,也多所慰勉。孙可能因此受到国府高层严重怀疑。加上1949年前后,美国国内“台湾地位未定论”甚嚣尘上,美国国会与政府关于美军执行台湾托管的声浪不断。时任台湾地区领导人的蒋中正对孙疑虑重重,遂宣称由情报机构获悉美在台机关与孙立人颇多接触。但迁台初期“国民政府”为争美援,仍重用孙将军以取信美国。
  1955年8月20日,孙立人兵变事件公开化。当天蒋介石以“纵容”部属武装叛乱。“窝藏共匪”、“密谋犯上”等罪名,革除孙总统府参军长职务。事后,总统府组成了以陈诚为主任的9人调查委员会,查处此事。孙被判处“长期拘禁”,直到1988年5月才解除长达33年的监护。自孙立人被拘禁后,其亲信部属一一被调离军职查办,前后有300多人因与本案有牵连而被捕入狱。
  1988年一月蒋经国病逝,在继任的李登辉执政初期,孙案获得“平反”。同年五月,台湾地区“国防部部长”郑为元将军宣布孙立人出入自由。1990年,孙立人辞世后,李登辉颁发“国家褒扬令”,表彰孙立人一生的功勋。
  1998年应孙立人旧部与家属奔走要求,“监察院”对“孙案”重开调查。2001年1月8日,“监察院”通过决议,称孙案乃“被阴谋设局的假案”。领公款六十万台币充作孙案专门研究经费的“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朱泫源教授,“进驻孙公馆翻遍了孙立人将军保存的所有文件,和‘国防部’与‘总统府’的所有机密档案文件,并未发现孙立人有任何不法行为”。“台独”分子、民进党当局给孙立人“平反”,这是基于政治斗争的需要。事实上“台独”分子、民进党处心积虑用张学良、孙立人这些几十年前的旧案来丑化国民党,这是历史研究为政党斗争服务的新鲜一例。
  孙立人是抗日名将,曾在中国历史上风云一时,而他的后半生33年岁月却是在台湾软禁中度过的,遭遇颇似张学良,令人同情。今年年初,台湾公共电视台播放3集电视片《孙立人》,将历史沉重的一页又重新揭开,引发岛内众说纷纭。
  1949年后,随着国民党政权败退台湾,美国加紧了对台湾的控制,以确保西太平洋第一岛链成为美国国家利益的防卫最前沿,而当年蒋氏父子与美国当政者软缠硬磨,以确保对中国最后一个岛屿的统治权,正是在这政治风云变化莫测的非常时期,孙立人卷入美蒋之间明争暗斗,终成为牺牲品,被蒋氏父子软禁在台33年。幸亏孙立人在生命的竞赛中,活过了蒋氏父子,在1988年蒋经国死后,得以重见天日。纵观孙立人的一生悲剧,美国插手中国内政是其中最重要因素,而中国传统政治中复杂阴暗的一面,似乎早已定下了孙立人一生的悲剧命运。
  世家子弟 抗日名将
  孙立人1901年出生于世家,他的父亲孙熙泽是光绪年间的举人,曾担任过北京中华大学校长,孙立人的伯父孙宏泽是光绪进士,在甲午战争之前曾追随台湾巡抚刘铭传到台湾任职。
  孙立人从小受到良好的教育,中学、大学都是在清华完成。1921年作为清华大学篮球队队员,代表中国参加当年远东区篮球赛,夺得过冠军。清华大学毕业后,孙立人进入美国的普渡大学就读,两年后,进入美国维吉尼亚军校,孙立人在这座被誉为南方的西点军校完成美式军事教育,是军校中早期为数极少的中国人。孙立人回国后,1932年加入宋子文创建的税警总团,担任特科兵团上校团长,后来逐步转为正规陆军,但一直被军界正统黄埔系视为异类,也难获得以黄埔"大家长"著称的蒋介石的欢心。
  在抗战中,不能不提到素有“东方隆美尔”之称的孙立人将军。他曾是蒋介石五大主力新一军军长,在险恶的缅甸战场打出了中国军人的威风,是抗战中歼灭日军最多的中国将领。 但就是这样一个战功显赫的军人,最后却被卷进政治漩涡的斗争中,落得了和张学良一样的下场,其命运的起伏令人唏嘘。
  1937年10月在淞沪抗战中,孙立人任第二支队少将司令官,他的部队在周家桥战斗中,成功破坏了日军机械化橡皮桥,日军七次渡河都被击退,孙立人也在战斗中被榴弹炸伤。淞沪战役后,孙立人的税警总团改组为财政部缉私总队,他担任中将总队长,1941年所部又改编为陆军新三十八师,孙任中将师长。1941年后,盟国设立中国战区,蒋介石任中国战区司令,美军第七师师长史迪威中将任中印缅战区的美军司令兼中国战区参谋长。1942年2月日军入侵缅甸,英国向中国求援,蒋介石组成中国远征军入缅参战,孙立人率新三十八师奔赴东南亚战场,驻守缅甸中部的曼德勒。在抗战初期,国民党军队虽然作战英勇,但总体来说还是节节败退,因此西方人都看不起中国将领。但是在缅甸,孙立人率领训练有素的38师和后来的新一军,在条件极度艰苦的环境中,与日军5个装备精良的主力师团连续作战17个月,多次挫败日军的战略意图。孙立人在战场上的出色表现,引起了西方军事界的关注,受到了盟军将领的尊敬。美国总统罗斯福还给他颁发了一枚丰功勋章。
  当时,杜聿明以中国远征军司令部的职权,一入缅就把孙立人的新三十八师调得四分五裂,只给孙立人留下1个团的兵力防守缅甸重镇曼德勒,当八千日军包围七千英军于仁安羌的时候,孙立人又奉命以1个团不足七八百人的兵力支援英军,这无疑是自杀式的命令。那时日军战斗力正处高峰期,一两个师团就可以横扫东南亚各国,十几万英联邦军队在东南亚战场兵败如山倒。孙立人对于这样的命令力争无效,只能亲赴沙场以必死决心与部下共命,由于战法得当,加之日军过于轻敌,他率部在两天之内把包围的日军打垮了,将英军全部解围出来,创造了奇迹。这次战斗成为盟军中印缅战区第一次缅甸战役中惟一的一次胜仗,战后孙立人荣获英国女皇帝国司令勋章以及美国丰功勋章。
  后来,孙立人在掩护中国远征军撤退时,没有听命上司杜聿明的命令,指挥所属新三十八师跟随英军向西面撤退到印度,这件事后来闹到蒋介石那里,却不了了之,这是因为撤到印度的中国军队终究较完整地保存下来,与远征军主力跋涉缅北野人山,近万兵士病饿而亡形成强烈对比,再加上英美协议改组孙部为中国驻印军,协防印度,给予最新美式装备,并计划扩充为三个军,故蒋介石对孙立人又倚重起来。但从此也种下黄埔系众将领对孙立人的更大不满与排斥,也成为日后国共内战东北战场上孙立人与上司杜聿明尖锐矛盾的原因。
  在抗日战争缅甸作战得到孙立人所部支持的,不仅有英军还包括美国麦支队。麦支队作为美军特种部队的前身,在1944年3月投入缅北战区,这是总统罗斯福号召由志愿兵所组成的,共有2900人,任务是深入敌后切断日军后勤支持与通讯。麦支队在缅甸对日作战中,几度面临危险,都由新三十八师支持解围,麦支队的队徽上,特意标有象征中国军队的青天白日,代表战场所在的缅甸之星,象征长距离作战的闪电,掩护军队的绿色森林与空降兵的蓝天。美国陆军在上世纪70年代初期,重建游骑兵特种部队,这支陆军特种兵继承了麦支队的传统,也继承了麦支队的队徽至今。
  1945年盟军决定反攻缅甸,孙立人指挥的新三十八师为主攻部队,从印度横扫缅北,美方对孙立人完全授权,他作为先锋可以指挥参战美军工兵与美空军。这一时期是孙立人军事生涯毫无打压的最得意的时期,从此获得抗日名将的英名。
  当时与中国远征军并肩作战的美国麦支队摄影师大卫奎德,回忆当年所面对的日军时说:"被打败的是日本的第十八师团(久留米师团),又称为菊兵团,日本皇家的标志就是菊花,那是日本陆军中最精锐的部队,他们就是当年占领新加坡的部队,曾经俘虏了英联邦的军队13万5千人,他们只损失了100人,因此十八师团号称是新加坡的征服者,你可以想像当年中国这两个师(指新三十八师与二十二师),所面对的日军水准有多高。"但这支号称永不言败的日军十八师团,最终不敌孙立人率领的中国军队,在八莫战斗中十八师团只有几十个人跑掉了,连他们师团长的官防、旗帜都被中国军队虏获,日军师团长最后坐小艇从伊洛瓦底江跑掉,否则真是个标准的全军覆没。孙立人率部从腊戍一直打到缅泰边境才回国,收复了整个缅甸。
  孙立人一生痛恨侵略中国的日本人,据说,在反攻缅甸的战役中,凡是俘虏了日本兵,报到孙立人那里,孙立人对部下说:"下去问一下,是不是到过中国的,凡是到过中国的一律枪毙,不用再报给我了。"因为当年侵略中国的日军,特别像十八师团,个个手上沾满了中国人的鲜血,在那一代血性方刚的中国人眼里都是一群毫无人性的野兽。直到晚年,孙立人的长女孙中平回忆说"我们小时候,有时候不懂事调皮的时候,他真的火大了,说的最重的话就是:你们是日本鬼子变的,这样的不听话。因为他一生最痛恨的就是日本人。"
  孙将军多次与蒋介石发生冲突。 当时指挥中印缅战区盟军联合作战的司令史迪威将军极为欣赏孙立人,史迪威的孙子约翰•伊斯特布鲁克到现在都还记得史迪威将军的赞誉,他说:"史迪威将军非常喜欢孙将军,当然他是维吉尼亚军校毕业、英文又很流利容易沟通这是一方面,最关键的还是他们两个人一起向全世界证明了,只要有好的领导和关照,中国军队可以和任何盟军的军队比媲美。他们在第二次缅甸战役中证明了这一点。"但史迪威将军正是蒋介石最不喜欢的美国人,而史迪威本人对蒋介石的劣评也影响了那时的美国政界众多人士。
  1945年5月下旬,孙立人应欧洲盟军总司令艾森豪威尔的邀请,赴欧洲考察。在考察期间,孙立人多次受到艾森豪威尔、巴顿、蒙哥马利等盟军高级将领的接见。6月,孙立人又先后前往英国和美国访问。这一连串的出国访问,使孙立人在国际上的知名度越来越高,渐渐地引起了蒋介石的猜忌。孙立人的随从参谋、后来做到台湾军队联勤司令的温哈熊回忆说:"当时联军统帅艾森豪威尔来了一封信,邀请孙立人去访问欧洲战场,他当然很高兴了,去之前委员长(蒋介石)召见,进门以后蒋就开口大骂他,说:谁叫你去的?孙立人回答:是人家邀请的,而且是你批准之后我才去啊,委员长更大怒了,说:为什么不邀请我,邀请你?为什么不邀请别的将领?这显然已经是有成见了,这个事使得孙立人心里非常非常地难过。当然最后蒋还是不得不让他去了。
  1949年初,面对蒋介石政权在中国摇摇欲坠的局面,美国开始考虑寻找新的代理人来支撑国民党。他们首先把目标瞄准了代总统李宗仁,但李宗仁在军事上指挥不动蒋介石的嫡系部队,对整个国民党也没有控制能力。美国又看上了孙立人。他们认为,孙立人也许能凭往日的军事辉煌来凝固国民党内部的团结,必要时以孙立人代替陈诚,出任台湾省的最高行政长官。6月,美国国务院拟定了处理台湾问题的报告书,其中就有“邀请孙立人加入占领军的新政权,由孙立人掌管军事大权,希望蒋介石出国避难”的内容。
  在制定此计划的同时,美国中情局甚至还制定了一个暗杀计划,针对共产党,美国要暗杀的是毛泽东和周恩来,在国民党内,美国希望直接杀掉蒋介石,以免他以后破坏美国控制台湾的图谋,同时向盘踞在中缅边境的国民党李弥残部提供武器和金钱支持,鼓励他骚扰大陆,对新中国实行铁桶式的军事包围圈。
  1949年10月蒋介石的嫡系汤恩伯的部队逃到台湾,孙立人为此和蒋介石发生过严重冲突。孙立人的侄孙孙善治,是少数从孙立人口中听到这段故事的人,孙善治说:"一次,叔公对我说,你知道我跟老‘总统‘吵过架的事吗?我说那你讲给我听听,他说:那是汤恩伯的部队被打败撤回到台湾,老‘总统‘就把他找去,当时俞济时也在座,蒋介石说汤恩伯的部队回来了,要他想办法整编一下,他说好,回去马上办,后来蒋打电话叫他去,问交代的事情办了没有?他说已经把几个国民小学的校舍腾出来,让汤恩伯部队先住进去,那时候已整编好的部队是住在几个较正规的训练营里,老‘总统‘就说:这怎么可以呢?你把训练营腾出来,你们去住国小,让汤恩伯的部队住你们的训练营。孙立人当时就有点气愤,说汤恩伯部队已经是破钢烂铁,没有半年一年的整顿,根本形不成战斗力了,你怎么能够让他们去住整编好部队的营房?老‘总统‘就说:你这个人怎么这么自私?就这一句话,孙立人就更生气了,他说:我自私?你才自私,谁不知道汤恩伯是你的嫡系部队,你今天把整编好的部队调走,共军再打过来,你拿什么去打,到那时候,看你往哪里跑?你只有往太平洋里跳。这最后一句话是很严重的,你想老‘总统’一辈子谁敢跟他这样讲话。"
  1949年12月,美国驻“中华民国”大使斯特朗抵达台湾,与孙立人会面,他们直接向孙立人说出了美国的计划,如果孙立人愿意接管国民政府,美国将给予全力支持,遭到孙立人的拒绝。
  斯特朗与孙立人的会面引起了蒋介石的怀疑,他派自己的心腹郑介民前往美国,美国西太平洋海军司令白吉尔十分露骨地向郑介民透露了美国想要扶持孙立人取代蒋介石的意图。老蒋看完郑介民发来的电报后,愈发感到愤怒。此后不久台湾驻美国大使顾维钧也向蒋介石发了一封电报,介绍了美国国务院有人密谋想要推翻他的计划,并猜测孙立人也可能卷进其中的阴谋。1950年2月,麦克阿瑟派专机接孙立人到台湾商谈“大事”,孙立人事先向陈诚请求批准,此次会谈的内容仍然是美国希望孙立人担负起保卫台湾的老调,孙立人再次拒绝了。
  所有这一切都令老蒋感到惶恐不安,他迫切希望消除国民党内的异己势力。李宗仁已远走美国,冯玉祥死在了黑海,阎锡山的军队被中共消灭,陈立夫和陈果夫两兄弟被赶出了国民党中央党部,剩下的,就只剩下孙立人了。
  但孙立人在国民党内有很强的军事威信,要一举剪除他并不容易。老蒋在美国的压力下也不得不先后调任孙立人出任陆军总司令和台湾防卫总司令,但并没有将真正的军权交给他。
  孙立人在美国的不断支持下,最终决定同意美国的计划。1950年5月,他写了一封信给美军第七舰队司令柯克,在信中孙立人表示要像14年前的张学良一样,实现兵变,控制蒋介石,制止国民党日益严重的腐败现象,并将全力对付共产党。
  1950年孙立人在台湾上任陆军总司令之后,他和时任总政战部主任的蒋经国一直关系搞得紧张,他们两个人对军队应不应该有政工制度,看法完全不同。同时两个人的个性也差异很大。孙立人是一个典型的军人,在搞政治的人看来他完全是个失败者。
  朝鲜战争爆发后,美国的注意力转向了朝鲜,蒋介石得以抛开美国的压力,全力对付孙立人。他指示特务不断搜集关于孙立人的情报,严密监视其一举一动。1953年3月,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史蒂文森访问台湾,孙立人在与他的谈话中批评国民党贪污腐化,说蒋介石没有领导才能,丢失了大陆,应该下台,让年轻有为的一代接任,继续领导国民党前进,希望有朝一日能反攻大陆成功。
  但孙立人没想到的是,在他的房间里,特务早就安装了窃听器,这段话被录制了下来,成为孙立人背叛党国的重要罪证之一。
  孙立人严格说起来,一辈子没有打过败仗,所以他作为一个将军,他是最优秀的将军,他也没有跟共产党打过败仗,因为在东北就把他调回来了,在台湾就让他训练新兵。孙立人检阅的时候跟别人都不一样,别人检阅部队的时候,坐在吉普车里面,站得像蒋介石那种两个手握著吉普车护栏竿,然后很神气的在部队里边车开来开去,然后敬礼。孙立人不来这一套的,孙立人自己根本不坐车,他自己走到部队里面去,一行一行走,一个一个看,一个一个看,然后他有个小笔记本记录,他是这麼样的务实的来练兵的、带兵的。所以孙立人将军是一个中国外国都公认的最好的一个将军。可是很不幸的,他就是因为太有才干了——他是美国维吉尼亚军校毕业的,可是他在中国又是清华大学毕业的,他清华大学毕业以后去美国留学的——所以他有这麼好的一个军事记录,引起了蒋介石跟黄埔系的军头们对他的防范跟忌妒,所以孙立人就遭遇了注定要夸台的命运。在台湾刚刚面对大陆失守的时候,美国的五星上将麦克阿瑟元帅特别请孙立人将军到东京去了一趟,孙立人去了,临走的时候,麦克阿瑟给了他一本密码本,就是说有什麼情况啊,你直接可以跟我打密码来连络,孙立人回到了台湾以后,就把这个密码本交出来给蒋介石,就是说我没有跟美国的五星上将有什麼私人的勾结,没有的。可是虽然他这样的表明心迹,蒋介石还是不相信他!最后用一个冤狱造成的孙案.。
  1954年6月24日,孙立人被解除台湾防卫总司令的职务,同年12月,蒋介石与美国签订了《美台共同防御条约》,但蒋介石并没有安排孙立人参加签字仪式,这是明显对孙立人的不信任。
  1955年5月25日,台湾陆军少校郭廷亮被捕,经过审讯,他承认是孙立人指使他在军中安插大量亲信,联络大批军官,准备在蒋介石视察部队时实行兵变。6月6日,蒋介石在孙立人的陪同下检阅了国民党第52军部队官兵,阅兵结束后,有流言说有人要在现场发难,扣留蒋介石。1955年6月24日,蒋介石免去了孙立人国民党军队“陆军总司令”职务,将其改任“总统府参军长”,随之又将孙秘密拘捕。8月20日,蒋以“纵容”部属武装叛乱,“窝藏共谍”、“密谋犯上”的罪名,革除了孙的“总统府参军长”的职务。指定陈诚、吴忠信、许世英、俞鸿钧、何应钦、黄少谷、俞大维、王云五、王宠惠等9人组成孙立人案“调查委员会”,对孙进行“审查”。 10月31日,“调查委员会”公布上了长达1.6万余字的“调查报告”,罗列一系列罪过。 台湾军事法庭对孙立人做出判决,判处他终身监禁。蒋随即下令将孙立人软禁。从此,孙立人失去了自由,他终于落得了和张学良一样的下场。 据台湾报纸称,孙被革职法办的主要原因是,孙兼任“台湾防卫总司令”及“陆军总司令”,其兵权仅次于陈诚,成为蒋经国插手军队控制军权的一大障碍,加之孙被视为蒋军中的“亲美派将领”,与美关系密切,蒋担心他拥兵自重,在美国指使下另有图谋,对蒋氏父子统治不利,因而急欲去之。 孙被拘禁后,其部属亲信一一被调离军职或遭查办,除刘凯英脱逃外,其余如郭廷亮、江云锦、陈良埙、李成亮等在事发前后,均分别被捕入狱。
  这起所谓的兵变案有太多的疑点,所谓的罪证只是来源于一个窃听器和郭廷亮的供词,没有发现孙立人在军中安插亲信的举动,兵变急需的武器弹药也没有找到,但在当时国民党反共最猖狂的时期,又有谁有胆子站出来为孙立人喊冤呢?这件事加速了老蒋对国民党的绝对控制,此后,没有人也敢向老蒋发起权力挑战。此案为提拔蒋经国进入国民党高层铺平了道路。从此,国民党成了真正的“蒋家天下蒋家党”。
  不可否认的是,孙立人兵变案是发生在一个极度敏感的时期,如果是在敏感度更高的大陆,这也是不可避免的。只是遗憾的是,孙立人事件的一个负面影响是间接地滋生了台独势力的发展,很多台湾本土老百姓经过此事,愈发感到国民党丝毫没有公平正义可言,在极端分裂势力的鼓舞下,他们大多数都滑向了台独的深渊。这对国民党的信义是一个重大打击。
  孙立人被剥夺军权、遭到软禁这一事件,对国民党及蒋氏父子的形象损害至深。蒋经国死后,孙本人、株连者及其亲友向国民党当局提出“伸冤”、“平反”的强烈要求,对台湾政局产生相当冲击。在各方舆论压力下,台当局实际上已允孙有了某种自由,并准许公开露面。孙生于1900年,死于1990年,安徽人,清华大学毕业,留学美国,长期在国民党军队任职。
  孙立人是安徽舒城人,毕业于清华大学,被保送到美国印第安纳州的普渡大学学习,获得工程学士学位。以后,又入弗吉尼亚军事校学军事,与美国的马歇尔将军为先后同学。回国后,先后任陆海空军司令部副持卫长、税警总团特种兵团团长、三十八师师长、新一军军长、长春警备司令等职。参加过“八•一三”上海抗战;曾率军远征缅甸,在滇缅边境的仁安羌战斗中救出被围英军,反攻缅北时再立战功,被誉为“东方的隆美尔”,获英国皇家勋章。1947年调台湾任编练司令,负责新兵训练。1949年7月,被任命为东南军政长官公署副长官兼台湾防卫司令。1950年3月,升任为“陆军总司令兼保安总司令”。1951年晋升为陆军二级上将。
  孙立人仕途虽然比较顺利,因他为英美派人物,但他也饱受嫉妒倾轧之苦,他非黄埔嫡系,与“参谋总长”周至柔、“海军总司令”桂永清、“空军总司令”王叔铭矛盾重重,更得不到蒋家父子的信任。他崇尚西方军事思想,抵制国民党的治军方法,反对蒋经国在军中建立“政工制度”,反对加强特务统治;对蒋介石“对攻大陆”的说法也不以为然,主张“先将台湾搞好再说”。这些导致他与蒋氏父子的矛盾加大。蒋介石退台之初启用孙立人,其实是利用他的影响寻求美援。后形势缓和后,孙的作用明显减弱,而他坐镇“陆军总司令部”,对蒋经国势力扩张妨碍甚大。因此,蒋介石打算在孙立人两任期满时的1954年将其免职。孙立人察觉后,想建立自己的势力圈,但效果不明显。1954年6月,孙立人被免去“陆军总司令”之职,调任有职无权的“总统府参军长”。1955年6月,台湾盛传孙立人的老部下郭廷亮、江云锦等预谋在蒋介石阅兵时发动“兵谏”。国民党特务系统立即行动,逮捕了郭廷亮等103名官兵,孙立人也被侦讯。8月3日,孙立人向蒋介石签署“辞职书”。8月21日,蒋介石下令免除孙立人“参军长”职务,并组织人调查“兵谏”案。两个月后,“调查委员会”做出结论,指责孙的部下郭廷亮“为中共工作”,利用孙的关系在军中联络军官,准备发动“兵谏”,孙未及时“举报”,亦未“采适当防范之措施”,“应负责任”。蒋介石最后以“纵容部属武装叛国、窝藏匪谍密谋犯上”的罪名,将孙立人送往台中软禁。这就是“孙立人事件”,亦称“孙立人兵变”,直到1988年5月,孙立人才被解除软禁。
  蒋经国在病逝前夕,似乎对孙立人遭受如此不公平的遭遇有了一些愧疚。他留下遗嘱,希望台湾司法和军界能还孙立人将军一个清白。在小蒋病逝后2个月,也就是1988年3月20日,台湾国防部长郑为元亲自来到孙立人家中,告诉他政府已经撤销了1955年10月31日的判决,从此刻起,孙立人将军重新获得自由之身。当年事件的主谋之一郭廷亮也发表公开申明,说他当年是受了保密局局长毛人凤的威胁才诬陷孙立人的。
  对孙立人将军来说,正义来得太迟了,耗掉了他为台湾建设的最好时光。2年后,孙立人将军在对故乡的思念中结束自己的人生,为他送葬的队伍人数之多,甚至与老蒋去世时的人群不相上下。也许他曾经怨恨过蒋氏父子,但他没有后悔自己走过的路。至少,在中国的抗战史上,人们永远也不会忘记这位令日寇胆战心惊的铁血军魂。

相关词搜索:

上一篇:国民党上将张镇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