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

抗战初期山东党组织领导的抗日武装起义
2015-04-24 18:42:34   来源:山东涌泉网   评论:0 点击:

  卢沟桥事变,是日本帝国主义发动全面侵华战争的导火索,也是全民族奋起抗战的起点。日本的全面侵华战争,使中华民族面临亡国亡种的严重
  卢沟桥事变,是日本帝国主义发动全面侵华战争的导火索,也是全民族奋起抗战的起点。日本的全面侵华战争,使中华民族面临亡国亡种的严重危险。1937年7月8日,即卢沟桥事变的第二天,中共中央通电全国,呼吁“实行全民族抗战”。8月13日,日军又大举进攻上海。“八一三”事变后,根据国共两党协议,在西北的红军主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后来,在南方八省边界地区的红军和游击队改编为国民革命军陆军新编第四军。八路军、新四军编成后,陆续开赴抗日前线。9月22日,国民党公布了《中共中央为公布国共合作宣言》。至此,国共两党再次合作,中国共产党倡导的以国共合作为基础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正式形成。
  平津失陷后,沿津浦路南犯的日军于10月侵入山东, 12月27日占领济南,1938年1月19日占领青岛。至此,山东大部沦为敌占区。
  1937年7月卢沟桥事变后,中共山东省委在济南召开会议,决定建立抗日武装。为了适应抗战爆发后的新形势,中共中央决定山东省委由黎玉、林浩、张霖之组成,黎玉任书记。新组成的中共山东省委加紧恢复和发展党的组织,各地党组织相继建立,为发动群众,举行抗日武装起义奠定了坚实的组织基础。10月,山东省委在济南召开紧急会议,根据中共中央“在敌后放手发动群众,开展独立自主的游击战争”的指示,以及北方局“共产党员脱下长衫到游击队去”的号召,省委制定了分区域发动抗日武装起义的计划,提出山东抗日游击队《十大纲领》,部署各地党组织,抓住日军入侵立足未稳、国民党军队溃逃之机,发动群众举行抗日武装起义。同时,派中央和北方局调来的干部及刚从狱中释放出来的共产党员,作为军事领导骨干到各地组织武装起义。
  分区域发动抗日武装起义的计划是:冀鲁边地区发动武装起义,成立第一军,鲁西及鲁西北地区成立第二军;胶东地区成立第三军;鲁中地区成立第四军,鲁东地区成立第五军,淄川、博山工矿区成立第六军,昌(邑)潍(县)地区成立第七军,寿光、广饶、博兴地区成立第八军,鲁西南地区成立第九军,沂水、莒县地区成立第十军。
  山东抗日游击队《十大纲领》的主要内容是:要保卫山东,就要组织山东抗日游击队,共产党员应当模范地脱下长衫到游击队去,每个党员都要发动群众参加或组织队伍;以“抗日游击队”或“山东人民抗日救国军”的名义,号召广大群众来参加这个部队;团结一切不愿做亡国奴的人们起来参加部队,扩大抗日民族统一战线;部队组织发动的时间要适当掌握,不能过早,也不要过迟,最好是在韩复榘退却逃跑,日寇正要打进来的时候;接收溃兵的武器,同时也要用说服的方式来动员枪支,号召“有枪出枪”、“有钱出钱”;部队组织起来后,必须积极地向敌人开展斗争,提高群众对部队的认识;部队组织发动后,必须建立政治工作,要建立党的组织,保证党的领导;部队给养,最初可以实行政治动员募集、没收汉奸财产来充实抗日经费,号召“有粮出粮”;部队要有严格的组织纪律,实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必须做到秋毫无犯;部队组织起来后,必须帮助群众建立抗日民主政权。
  1937年11月,中共山东省委书记黎玉代表省委将山东发动抗日武装起义的计划向党中央和毛泽东作了书面报告。中央表示同意,并应山东的请求,先后派来洪涛、廖容标、赵杰、韩明柱等几批优秀干部,帮助山东组织抗日武装,开展游击战争。从1937年下半年到1938年底,在省委统一部署和各地党组织领导下,在全省范围内,先后爆发了大小20多次抗日武装起义。由于指导方针正确、准备比较充分、计划周密可行,这些起义大部分取得了成功。
  (一)冀鲁边区的抗日武装起义
  冀鲁边区地处抗日前沿,是山东各地抗日武装发动最早的地区。卢沟桥事变后,中共鲁北、津南党的领导人于文彬、马振华等即着手在盐山、宁津、乐陵、庆云等县发动武装。1937年7月在盐山县宣告成立“华北民众抗日救国会”和“华北民众抗日救国军”。邢仁甫任救国会军事委员长兼救国军司令,周砚波任救国会政治部长,崔岳南、于文彬分任救国军政治部主任、副主任,周凯东任参谋长。
  新建立的抗日救国军士气高涨,于1937年10月袭击了由沧州出发进犯盐山李家铺、叶茂李一带的千余伪军,即有名的五铺战斗,又在盐庆、盐乐公路两次伏击日军。1938年初,伏击由天津南下的伪军刘佩臣部,并相继破袭津浦铁路,一度收复盐山、无棣、庆云、乐陵、阳信等县城。一连串的胜利,大大鼓舞了群众的抗日热情,大批青年农民和学生踊跃参军抗日。至1938年4月,救国军已发展到1700多人,活跃在乐陵、宁津、庆云、盐山、无棣、南皮、沧县、东光等地区。
  由于当时的救国军司令邢仁甫对国民党顽固派采取右倾迁就政策,使得一些土匪地主武装混入救国军行列。救国军名义上有二十几路,而由共产党掌握的只有刘子芳、李子英、杜步舟、路牟班等领导的第一、二、三路加一个特务团。邢仁甫还热衷于接受国民党委任,把党领导的抗日队伍,当成他个人邀功进身的资本。直到八路军主力进入冀鲁边,第三十一支队(依邢仁甫建议接受的国民党部队番号,全称为“国民革命军抗日别动总队第三十一支队”)改编为八路军以后,邢仁甫还保留了一支200多人的小部队,交由他的副司令官、国民党中统特务王昭明率领,游荡在编外。不久王率部叛逃,被全部歼灭。
  1938年2月,于文彬因手枪走火负重伤去世,冀鲁边与山东省委的联系遂告中断,后与河北省委取得联系。4月,河北省委派杨静远等人到冀鲁边,加强了边区党的领导。
  (二)胶东地区的抗日武装起义
  胶东半岛是我党工作基础较好的地区之一。1937年12月,日军从海上登陆进攻青岛、烟台等地,胶东地区顿时形势紧张。原胶东特委书记理琪,立即在文登县召开特委扩大会议,决定发动抗日武装起义。同月24日,以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保存下来的昆嵛山红军游击队为基础,在文登、荣成、威海边界天福山举起义旗,成立了“山东人民抗日救国军第三军第一大队”,于得水任大队长,宋澄任政委。30日,第三军第一大队在文登县岭上村遭到国民党文登县长李毓英部数百人围攻,宋澄等谈判代表被逮捕,于得水率余部突围,起义暂时受挫。
  1938年1月,理琪等赴威海,领导了威海起义。随后“岭上事件”中突围的部队和被捕越狱的干部战士陆续赶来,队伍迅速扩大。为适应部队发展的需要,于19日成立 “胶东军政委员会”,理琪任主席,吕志恒任副主席。同时还成立了“山东人民抗日救国军第三军司令部”,理琪兼任司令,林一山任政治部主任,下辖2个大队、1个特务队。2月13日,理琪亲率第三军,长途奔袭牟平城,俘伪县长以下百余人。当日下午,又与烟台来援的日军激战于牟平城南的雷神庙。战斗中,理琪中弹牺牲。
  除天福山、威海起义外,胶东其他各地抗日武装也风起云涌,其中规模较大的是蓬莱、黄县和掖县的3支武装。
  蓬莱于1938年2月3日成立第三军第三大队,于仲淑任大队长,于眉任政治部主任,不久改为第三军第二路,下辖2个大队,350多人。3月4日、18日两次进攻蓬莱县城,俘伪县长、警察局长等200余人。此后部队扩大到10个大队,近2500人。
  黄县于1938年1月初建立第三军第三大队(蓬莱黄县的部队番号一度相同)。2月中旬,在保证军需供给和独立发展的条件下,编为国民党黄县县长王景宋部第二支队。后因王部抗日不足、扰民有余,乃配合八路军鲁东抗日游击第七、八支队,将该部近千人缴械改编。原第三大队400余人编为第三军第四路,李希孔任指挥,陈迈千任政委,仲曦东任政治处主任。
  掖县在1937年冬组建了一批群众武装,并与该县国民党员赵森堂的一支武装联合成立“掖县民众抗敌动员委员会”。1938年1月县委又先后争取了全县10个区的大部分区队。3月8日,各路部队汇聚于掖县城北的玉皇顶,翌日攻克掖县城,俘伪县长刘子容及其保安队、警卫队全部。“掖县民众抗敌动员委员会”改名“胶东抗日游击第三支队”,郑耀南任支队长,张加洛任政治部主任,赵森堂任参谋长。5月6日,平度国民党顽固分子张金铭在第三支队拒绝为其改编后,勾结招远、栖霞、莱阳等县土顽部队,悍然进攻第三支队。由第三军、八路军鲁东游击队和第三支队组成“胶东抗日联军”,在夏邱堡一带击溃了顽军主力,消灭张金铭部200余人。此后不久,第三支队又粉碎了内部国民党分子赵森堂等人的暴乱阴谋。9月18日,根据省委指示,第三军与第三支队合编为山东人民抗日救国军第五支队,高锦纯任司令员,宋澄任政委,下辖3个旅、6个团,至此党在胶东各地发动、领导的抗日武装统一起来了。
  (三)黑铁山抗日武装起义
  卢沟桥事变后,中共山东省委为在长山(今邹平县)一带开展抗日救亡运动,派姚仲明和廖容标去长山中学任教,争取当地进步人士长山中学校长马耀南,发动群众,进行抗日。12月下旬,日军进攻周村,长山形势突变,党组织认为时机已到,集合了百余人的队伍,于12月26日宣布成立“山东人民抗日救国军第五军”,廖容标任司令员,姚仲明任政委,赵明新任政治部主任。1938年1月8日,廖容标率部夜袭长山县城,摧毁伪维持会,俘伪公安局长等30余人,缴获枪支弹药一批。19日,在小清河陶唐口附近伏击日军汽艇1艘,击毙日军青(岛)烟(台)潍(县)司令松井山村一行12人,缴获电台1部,国民党中央广播电台播发了这次胜利的消息。2月5日,在邹平县三官庙粉碎了来自周村、邹平等地敌人的报复性进攻,激战竟日,毙伤敌伪军近百名。4月初,第五军为配合台儿庄会战,对胶济铁路西段和张博铁路支线实行大破袭,炸毁日军军车7列,并攻入淄川县城,捣毁淄川县伪维持会。7月,根据中央指示和省委决定,第五军改番号为“八路军山东人民抗日游击第三支队”,马耀南任司令员,杨国夫任副司令员,姚仲明任政委,辖第七、八、九3个团和1个营。8月13日,为配合武汉会战,第三支队一部联合邹(平)章(丘)齐(东)抗日义勇军向日伪军盘踞的济南发动进攻,在黄台桥、青龙桥、西关、南关等处与敌人展开激战,一度攻至普利门附近。此役共毙伤日伪军近千人,受到国民党大本营的通令嘉奖及各大报的赞誉。同年底,第三支队改编为“八路军山东纵队第三支队”。
  (四)鲁东地区的抗日武装起义
  1937年10月,中共鲁东工委成立后,即在潍县、昌邑、博兴、广饶、寿光、益都等县恢复和发展党的组织,筹建抗日武装。10月下旬,日寇侵入山东境内,寿光县委在牛头镇召开扩大会议,研究组建人民抗日武装的问题。会议决定,第一步以各地党支部为核心,以党员为骨干,收集武器,组织抗日游击中队,就地活动;第二步是在日寇大兵压境,国民党政权行将崩溃时,再统一集结编队,宣布起义。12月下旬,日军占领济南后沿胶济路东侵,鲁东一带相继沦陷,国民党寿光县政府一片惊慌。中共鲁东工委于12月29日在寿光县城北牛头镇集合武装举行起义。起义部队命名为“八路军鲁东抗日游击第八支队”,马保三任指挥,韩明柱任副指挥,杨涤生任政治部主任。下辖第一、三、五、七、九中队以及特务队、骑兵连共约700人。1938年1月中旬,发展到近千人。1月25日,起义部队在寿光城西南三里庄设伏,击毁敌汽车1辆,消灭日寇军官3名、士兵1名,缴获军用物资一批。2月中旬,部队又在三合庄一带打垮伪华北治安军散兵一股,缴获步枪70余支。起义部队在战斗中不断壮大,寿光、益都、广饶等地的小股抗日武装相继编入,人数扩大到2000多人。
  1938年1月27日,鲁东工委又将潍县、寿(光)东、昌(邑)北、安(丘)北等地的十几股武装集中于潍县蔡家栏子一带举行起义,成立“八路军鲁东抗日游击第七支队”,王培汉任支队长,纪方华任政委。3月25日,第七、八两支队在昌邑北部瓦城会师。4月5日,两部合编为“八路军鲁东游击指挥部”,但原番号和建制不变。该部不久开赴富庶的胶东,与胶东第三军和掖县第三支队一起为蓬黄掖抗日根据地的初步开辟做出了贡献。在这里,第七、八支队的装备供给大大改善,部队发展到6000余人。6月,两支队合编成立“八路军鲁东游击队军政委员会”,原番号和建制取消,但由于习惯,人们仍然对这支部队沿用“七支”、“八支”的称呼。7月,省委命该部开赴鲁南,全军西进。9月,与清河第三支队一起奔袭焦桥(长山县北部),粉碎王尚志、张景南、周胜芳等11个国民党土顽司令联合进攻清河八路军的阴谋,巩固、发展了清河以南地区的抗日局面。同年底,八路军鲁东游击队改编为“八路军山东纵队第一支队”。
  (五)徂徕山抗日武装起义
  1937年10月,中共山东省委从济南转移到泰安,与泰安县委汇合,部署在鲁中山区发动武装起义和开展游击战争的计划,并委派刘居英和孙汉卿分别去莱芜、新泰组织发动武装。12月下旬,日军占领济南后沿津浦路继续南侵,省委即转入泰安城东南的徂徕山区。这时,泰安县委已在徂徕山南麓的山阳、楼德一带组建了“民众自卫团”。12月31日,日军占领泰安县城,省委遂以泰安县委组建的“民众自卫团”为基础,于1938年1月1日在徂徕山大寺发动了武装起义。起义人员除当地“民众自卫团”外,还有省委机关人员、红军干部、平津济南流亡学生及其他爱国人士共150多人。起义部队命名为“八路军山东人民抗日游击队第四支队”,洪涛任支队司令,赵杰任副司令,黎玉任政治委员,林浩任政治部主任,下辖第一、第二两个中队。不久,泰安、莱芜、新泰、泗水、宁阳等县抗日武装相继奔赴徂徕山,第四支队迅速扩大。部队组建后,立即同敌人展开了英勇斗争。1月26日,第四支队在徂徕山南的寺岭庄成功伏击一股日军,继又将俘获的原国民党新泰县长朱奎声处决,从而极大地打击了日军和汉奸的气焰。台儿庄会战期间,第四支队积极配合,在新泰西北的四槐树庄炸毁敌大小汽车2辆,毙敌大佐以下40余名,我军无一伤亡。在斗争中,第四支队不断壮大,迅速扩编为7个中队。
  中共中央对鲁中地区的抗日斗争非常重视,1938年1月,中央在给省委的信中指出:“省委工作的中心应当放在鲁中区,开始依靠新泰、莱芜、泰安、邹县的工作基础,努力向东发展,尤以莒县、蒙阴等广大地区为重心。”根据中央指示,2月底省委决定第四支队在新泰县刘杜村分两路活动:洪涛、林浩带领第一、三、四中队编成的第一大队,向淄川、博山、长山一带发展;黎玉、赵杰等带领第二、五、七中队编成的第二大队南向蒙山、费县、沂水一带发展。此后两路部队得到进一步扩大,到4月下旬发展到4000余人。4月28日,第二大队奇袭莱芜城,活捉顽固县长谭远村,缴获大批武器弹药。接着,两路部队在莱芜城胜利会师,并改番号为“山东人民抗日联军独立第一师”,下辖3个团。此后不久,部队又返回徂徕山一带活动。
  1938年5月,中央为加强对山东领导,派以郭洪涛为首的50多名干部,携电台两部,辗转到达徂徕山区。根据中央关于山东“基干部队可恢复八路军游击部队番号”的指示,于6月初撤销“独立师”番号,恢复“八路军山东人民抗日游击队第四支队”的番号,并由廖容标继病逝的洪涛任支队司令。7月,林浩率省委和四支队机关及部分部队东去岸堤、坦埠一带开辟沂蒙山区根据地;郭洪涛率第二、三两个团南下滕县东部支援苏鲁人民抗日义勇队反击国民党土顽势力的斗争;第一团仍留在泰山区活动。不久,第四支队各路部队在岸堤一带会师,集中力量创建以沂蒙山区为中心的抗日根据地。
  (六)  鲁东南地区的抗日武装起义
  1937年11月,中共山东省委派李仲林、邵德孚等到鲁东南地区开展抗日救亡运动,发动抗日武装。从1937年冬到1938年初,沂水、莒县相继出现共产党员或爱国人士以各种名义组织起来的群众性抗日武装。1938年2月底,按照省委指示,沂、莒两县游击队员共约500人,正式编为“八路军山东抗日游击队第四支队第六大队”,抗大毕业生鲁滨任大队长,邵德孚任党代表,李仲林任政治部主任,下辖3个中队和1个特务中队。4月底,鲁滨调省委,另派红军干部罗积伟、吴坤分任正、副大队长,杨昆任政委。6月,部队进驻莒南垛庄、岳家沟一带,改番号为“八路军山东游击第二支队”,罗积伟任司令,吴坤任副司令,杨昆任政委。不久,省委派景晓村、刘涌来鲁东南,在大店成立鲁东南特委,景晓村任书记。同时,第二支队也进行整编,刘涌任司令员,景晓村兼任政委,李仲林任政治部主任,邵德孚调回沂水县,筹建地方党的机构。整编后,第二支队辖2个营,1个特务连,共700多人。不久部队又收编了日照黄墩乡的地主武装朱信斋部300余人。10月,第二支队开往诸城,打下了瓦店、朱解两个伪据点,在诸胶边活动。后又进驻胶县泊儿镇,向诸城、日照及其外围敌伪军开展军政攻势,年底编为“八路军山东纵队第二支队”。
  (七)鲁南地区的抗日武装起义
  鲁南地处陇海、津浦铁路交汇处,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抗战爆发后,鲁南各地党组织,在省委和苏鲁豫皖边区特委领导下,采用各种方式积极进行抗日活动,组织抗日武装。1937年9月,峄县共产党员朱道南组织了“鲁南民众抗日自卫团”,1938年3月转移到峄县北部山区,与“四川旅沪同乡会战地服务团”合并为“战地服务团义勇队”,同月底又与郭致远等在峄县北部山区组织的一部分武装合并。在此期间,沛县县委书记张光中组织了“沛县人民抗日自卫队”,省委巡视员孙俊才与滕县共产党员李乐平等建立了“滕县人民抗日义勇队”。这些部队创建后,积极寻找战机打击敌人,台儿庄战役和徐州会战期间,组织破袭津浦路和临枣铁路支线,既打击了敌人,又补充了自己,因此发展十分迅速。5月下旬,峄、沛、滕3县武装在滕峄边会师,编为“第五战区游击总指挥部苏鲁人民抗日义勇总队”,总队长张光中,政委何一萍,辖3个大队,近600人。滕县东部地主武装申宪武、刘广田等对义勇队十分仇视,多次制造摩擦。6月下旬,义勇队联合友军,将申宪武部2000余众击溃。为防申部反扑,省委应义勇队的请求,由郭洪涛率第四支队一部,于月底进抵滕县东部支援义勇队。7月,第四支队与义勇队攻克申部老巢冯卯,毙伤俘顽军近400人,但在攻打刘广田老巢东江村时受挫。申、刘进一步勾结滕、峄、费、邹、沛5县顽固势力,包围第四支队和义勇队。第四支队立即撤离北返,义勇队则东进抱犊崮山区活动。在极其困难的情况下,义勇队仍坚持斗争,1938年9月上旬在临枣公路旁的胭脂山伏击,歼敌70多人。八路军第一一五师进入鲁南后,义勇队正式改编为八路军苏鲁支队。
  根据中央的指示,山东党组织在极其艰苦的环境下,努力创建抗日根据地。1938年 5月中旬,中共中央派遣的郭洪涛等一批干部到达山东,重建山东省委,郭洪涛任省委书记。5月21日,省委召开会议,决定全力创建山东抗日根据地。5月下旬,中共中央决定将中共山东省委扩大为苏鲁豫皖边区省委。为加强对山东抗战的领导, 1938年12月又将苏鲁豫皖边区省委改为山东分局(1939年5月至1939年9月一度改为苏鲁皖分局),郭洪涛任书记。同时,决定成立八路军山东纵队,张经武任指挥,黎玉任政治委员。山东纵队统一指挥各地抗日武装起义部队(不含冀鲁边和鲁西北),辖10个支队又3个团,共2.45万人,另辖1万多人的地方武装。山东纵队是在没有八路军主力部队支持的情况下建立的。它的建立,标志着山东人民抗日起义武装已由若干分散的游击队成长为战略上统一指挥的游击兵团。到1938年底,山东各地建立起若干块抗日根据地和游击区,这些根据地和游击区的开辟,标志着山东各地的抗日根据地开始形成,共产党领导的山东敌后抗战从此有了立足之地。
  (金陵)

相关词搜索:党组织 山东 初期

上一篇:冀鲁豫抗日根据地的主要战役战斗
下一篇:山东革命老区史大事记(二)

分享到: 收藏